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伦勃朗、维米尔携荷兰黄金时代艺术来华展出
2017年06月07日 来源: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继卢浮宫后,伦勃朗、维米尔携荷兰黄金时代艺术来华展出)

编者按:继法国卢浮宫后,“荷兰莱顿艺术展:伦勃朗和他的时代”将于6月17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9月23日在上海龙美术馆,以及卢浮宫阿布扎比分馆相继展出。此次展览为美国商业巨头的私人收藏,展出的30幅绘画作品几乎涵盖了荷兰黄金时期的艺术风格。

法国卢浮宫展览现场

即将登陆中国的“荷兰莱顿艺术展:伦勃朗和他的时代”从美国商业巨头托马斯·卡普兰(Thomas Kaplan)及其妻子达芙妮·雷卡纳蒂·卡普兰(Daphne Recanati Kaplan)所积累的莱顿收藏(Leiden Collection)精选而出,参观者可以一次饱览荷兰莱顿地区的黄金时代最伟大的画家的30幅绘画作品,其中包括伦勃朗(11幅,包括1幅最新归到伦勃朗名下的作品),维米尔(1幅,这也是维米尔作品首次在国内展出),以及荷兰风俗画家扬·斯特恩(Jan Steen)、弗兰斯·哈尔斯(Frans Hals)等重量级艺术家,几乎涵盖了荷兰黄金时期的各种艺术风格。他们的这批收藏也被认为是17世纪荷兰绘画最大的私人收藏。

托马斯·卡普兰在卢浮宫

莱顿的伦勃朗和荷兰的黄金时代

1606年,伦勃朗出生于荷兰莱顿,他留给世界的图像除了那张为自己惹来官司的“夜巡”外,还有一系列惊人的自画像,这些自画像像是伦勃朗的自传,展示了他从一个年轻、英俊、时髦的成功画家,到孤独的老年。此次“荷兰莱顿艺术展:伦勃朗和他的时代”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一张伦勃朗28岁的自画像,此时的艺术家生活在阿姆斯特丹,英姿勃发的他跻身主要肖像画家的行列,这一年他与一名富有的姑娘结婚置业,并且开始了自己的艺术收藏。

伦勃朗从1621年投身绘画,并在1624年获得了在荷兰当时最著名的画家彼得·拉斯特曼(Pieter Lastman,1583 -1633)在阿姆斯特丹的画室中当学徒的机会,在学习过程中他基本掌握油画、素描和蚀刻画的技巧并发展了自己的风格,与同门好友扬·列文斯(Jan Lievens)在家乡莱顿开画室招徒作画。

扬·列文斯,玩纸牌的人,1625

与很多其他荷兰黄金时代的艺术家不同,伦勃朗的很多作品给人一种深暗的棕色,却在亮部以闪光的颜色形成生动的对比,这种被誉为“地窖之光”的光线令人炫目,

伦勃朗,阅读的智慧女神,1635

与荷兰黄金时代第一位杰出艺术家哈尔斯的肖像呈现给人一种真实的快感不同,伦勃朗的画却能表现更多,观者似乎能够从他的绘画中感觉出对象的热情、孤独和苦难,甚至通过画面中对象的眼睛洞察其内心。

伦勃朗,女子头部,1645

1642年,伦勃朗的第一任妻子去世,而日后被认为是其代表作的“夜巡”因为未按要求排列志愿民兵的群像而招致不满,被告上法庭。这使他在公众中的声望下降,并开始负债。14年后,他宣布破产,他的房屋和藏品均被拿去拍卖。1669年,伦勃朗去世之时,除了一些旧衣物和绘画用具外,几乎没有任何财产。

伦勃朗,老年男子肖像,1645

与伦勃朗绘画中隐含的恢弘的悲剧性不同,另一位出生于莱顿的画家扬·斯特恩的作品则反应了生活中幽默的场景。扬·斯特恩以经营客栈为业,绘画是他的副业,这也就给了他足够的机会去欣赏宴饮作乐的愉悦人群,其鲜明温暖的色彩让人难以忘怀。

扬·斯特恩,饭后娱乐,1660

除此之外,从莱顿走出的画家伦勃朗的学生格里特·德奥(Gerrit Dou)、费迪南德·波尔(Ferdinand Bol)等,他们的作品与伦勃朗的情调并不相同,更擅长表现日常生活的场景,但精神却与伦勃朗接近。

格里特·德奥,艺术家窗口的猫,1657

在伦勃朗之后,荷兰黄金时代另一名最伟大的艺术家非维米尔莫属,他的作品并没有宏大的场面,朴素而平实的柔和画面中却可以表达物体的质感。维米尔也是观察日常生活最敏锐的画家之一,他对室内场景的迷恋也是独一无二的,他拒绝了传统绘画中对战斗、神话、殉道等大场面和嘈杂色彩的描绘,而描绘普通人生活空间的静谧之美。通过这些作品,也正反应出荷兰黄金时代富庶、优渥的生活。

维米尔,静坐的女子,约1670-1672

卡普兰收藏的荷兰黄金时代

在这批荷兰黄金时代的收藏中,最令卡普兰引以为豪的是11幅伦勃朗的作品,当他6岁时第一次看到伦勃朗的画便被深深吸引,除了荷兰莱顿地区的艺术家之外,卡普兰还收藏有维米尔、哈尔斯等荷兰黄金时代艺术家的作品。

卡普兰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2003到2008年间,“我们平均每周收藏一幅画”,并且有时候一次收藏三至四幅作品。

Jacob van Loo,阅读的男子, 1650

苏富比(微博)(北美和南美区)董事长乔治 沃赫特(George Wachter)谈及卡普兰,认为他有一种“收藏的前瞻力量”,并且补充到,“如果其他人想买荷兰莱顿的画,我只能祝他好运了。” 佳士得副主席本·霍尔(Ben Hall)认为,卡普兰并不是一个短期的艺术投资者,他的收藏行为足见他的“决心和勇气”。

Godefridus Schalcken,青年男女在维纳斯边阅读,1688-92

在超过14年的收藏经验中,卡普兰偶尔现身拍卖行,或通过电话委托的形式收购艺术品。但他也探索了一套非常具体的收藏作品方式,在更多的时候,他会从伦敦或纽约的私人经销商直接购买。不过一旦拍卖会上出现顶级的作品,卡普兰会敏感地发现它们,并且坚定地将其买下。2007年,卡普兰就曾为哈尔斯一件罕见的Samuel Ampzing肖像与其他买家展开角逐,并最终以高于估价2倍的价格获得了这件作品。

哈尔斯,Samuel Ampzing肖像,1630

但卡普兰也透露了自己仅花费了500万美元获得了伦勃朗1624年的作品“无意识病人—气味预言”(Unconscious patient-Allegory of Smell)。这件作品由新泽西一家名叫Nye&Company的小型拍卖行在郊区地下室发现,且当时卖家对这件作品一无所知,没有任何头衔和艺术家归属,估价仅仅500美元。两位有经验的法国经销商认定其为伦勃朗的作品,并以100万美元收购了该作品,隔天就卖给了卡普兰。这件作品是伦勃朗描绘感官世界的五张作品之一,这五张作品现存三张,而卡普兰拥有其中的两张。

伦勃朗,无意识病人—气味预言,1624

如今,卡普兰首次将这些购于拍卖行或是私人收藏的绘画在公共领域展出,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分享自己看到这些画的快乐。

而在卢浮宫展出之际,卡普兰将伦勃朗学生费迪南德·波尔(Ferdinand Bol)的画作“瑞贝卡和伊莉莎在井边”(Rebecca and Eliezer at the Well,1645-1646)捐赠给卢浮宫。据悉,这件作品是卡普兰于2009年用130万欧元收购的。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当时的竞争对手之一,就是卢浮宫。卡普兰表示:“我们的策略是,如果我们知道有博物馆也筹措到足够资金来竞争某幅作品,我们不会夺人所爱。”

费迪南德·波尔,瑞贝卡和伊莉莎在井边,1645-1646

后来,当他得知自己的竞争对手是卢浮宫,卡普兰提出将这幅作品长期租借给对方。卢浮宫通常也不会在自己的展厅中展示租借的画作,但这幅作品是一个例外,2010年起,它就展示于卢浮宫的荷兰绘画展厅。而今,它将成为其永久的居所。“这是个意外,”卡普兰表示,“它本来就该在那里的。”

“荷兰莱顿艺术展:伦勃朗和他的时代”将于2017年6月17日至9月3日在北京国家博物馆、2017年9月23日至2018年2月25日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展出。

卡普兰荷兰黄金时代收藏:

Isaac Jouderville,伦勃朗肖像,1631

格里特·德奥,写作的学者,1635

 扬·列文斯,戴斗篷和头巾的男孩,1631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