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险些让埃斯肯纳齐打眼的梅瓶,究竟是何方“妖孽”?
2020年03月17日 来源:
在2017年美国某小拍上,一件署名“磁洲梅瓶”拍品,没有断代,没有过多文字描述,估价800 - 1000美金。原文称,这是一件器型上稍显笨拙,铁锈花灵动不足的作品。但这件梅瓶却带有埃斯肯纳齐收藏标签,且器底有两孔,表明曾接受过牛津热释光鉴定。


英国著名古董商埃斯肯纳齐


于是原文作者致电埃斯肯纳齐,得到的答复是,这只瓶子是他17年前购于伦敦某小拍,之后进行牛津热释光检测后,显示年代不足100年,埃兹肯纳齐随即退货,但却忘记撕下了自己的收藏签。最终,此瓶在前阵子的拍卖会上,以26,250美元的价格成交,折合人民币近19万元。



据业内人士称,民国时期有两类瓷器仿得最好,一是磁州窑,一是钧窑。大英博物馆曾接收过一件宋代磁州窑,后作牛津热释光检测,结果显示不足100年,虽然不能定为新仿,但可确认不到宋代。起初大英博物馆并不以为然,因为当时藏家捐赠的东西,大多是在民国这一时间段中积累的,过世之后,由后人将其捐赠,多数都有传承记录。之后经多方查证,发现的确是民国仿的。

能让世界知名博物馆、大牛古董商都险些吃药、打眼的磁州窑仿品,究竟厉害到哪种程度?


磁州窑白地黑花梅瓶
故宫博物院藏


磁州窑风格的古陶瓷仿制品,出现时间较晚,也就百年左右。对磁州窑等民间陶瓷艺术,文人墨客、古董收藏者大多并不买账。他们喜金玉细美,贵官窑制品,而对民窑陶瓷均以粗器视之,不宜登大雅之堂。另一方面,此类民窑陶瓷制品,因收藏与保值能力低下,卖不上大价,市场没有利益驱动力,所以我们从实物资料来看,光绪以前的磁州窑仿制品特别稀少。


磁州窑白地黑花“镇宅”铭狮纹枕
故宫博物院藏


20世纪初,北宋时因黄河决口而淹没的巨鹿古城被发现,出土一批磁州窑日用古瓷,并逐步流入京津古董市场,那一气呵成的娴熟画艺所代表的艺术价值,被人们认识并有所收藏。其中大部分精品磁州窑被英、法、日等外国人购走,流失海外。之后,包括故宫在内的国内博物馆也开始对磁州窑有所认识和关注。


磁州窑白地黑花八方枕
故宫博物院藏

磁州窑白地黑花龙凤纹罐
故宫博物院藏

之后随着磁州窑古瓷售价逐年看涨,真品渐显供货不足,仿品这才应运而生。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仿磁州窑风格制品,创烧年代基本上可认定为光绪末开始,民国初盛行,建国后众,当代精。它的仿制历史,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

☆ 民国仿品

民国仿品保留了手工制作的传统方法,仿制目的是以假乱真,骗取高额利润,主要品种是白地黑花和绿釉黑彩及红绿彩,造型以瓶类居多,其中多数仿品流散国外。这一时期,仿品的共同特点是手工制作,但修胎过于精细。有宋一代,磁州窑是民窑,属大规模商品生产,底足修坯时多讲效率,只是略微修整刮削,故仔细观察,多有粗率之嫌。仿品则过于认真,反倒画蛇添足,露出马脚。且在工艺操作上又显得生涩,造型、装饰上缺乏灵感,无古代制品的率真朴实、奔放潇洒,有过分粉饰美化的倾向。

☆ 50年代仿品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提倡恢复、复兴民族文化遗产,以此为宗旨与动机的复制恢复工作在全国各古窑址展开。50年代邯郸陶瓷研究所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师生的协助下,仿制成功白化妆土刻花、黑釉刻花、白化妆土画黑花、黑釉铁锈花等品种,到70年代已形成批量生产,多数是现代工艺成型,少数有手工拉坯。他们的本意是学习传统艺术,立足创新,满足市场需要。但其中少数手工拉坯的作品,近些年发现被人进行做旧处理后,出现在国内外的文物市场中。


仿宋 黑釉铁锈花梅瓶

仿宋 白剔花牡丹纹梅瓶


这一时期虽有及成功的高仿作品,但大部分还是仿“风格”。这一时期的仿品特征是用现代技术设施追求古代陶瓷风貌,往往一种器型多种装饰,即不同的画面出现在同一形体上。器身修整细致,底部以模制为主,装饰典型化、风格化,图案严谨规范化。制品造型多依同时代图书图录为蓝本。


仿金 白地黑剔花梅瓶

仿金 白地黑剔花执壶

☆ 近年新仿

当代新仿情况较为复杂。特别是文物市场的开放,收藏的兴旺,仿制从前段的粗仿进入精仿和高仿阶段。既有乡镇企业粗制滥造的风马牛不相及的产品,也有个别高手个体小窑高仿的佳作。河南禹县、安阳鹤壁、山西大同的分散民窑都有仿品供应,使磁州窑风格仿品品味有了明显提高,品种呈多样性发展。其中邯郸技术力量最雄厚,白地黑花作品较多,瓶、枕均有仿到九成的成功者;陕西、山西则有铁锈花作品,河南有黑釉作品,但只仿到八成半。其中若有行家指导,有可能达到九成半以上,从造型、釉料、呈色、工艺、装饰等诸多方面力求似真。

鉴定这类高仿作品,一定要把握真品粗犷、草率和潇洒、活泼的固有风格,如同把握绘画书法的本来神韵。仿品底足及坯体的修饰风格,都是仅能仿到貌似,而不能仿出固有的韵味的。任何仿制高手,都摆脱不掉当代工艺的特征与烙印。

由于今年市场需求的多样性,仿制者难免跟随市场的变化而动。为了扩大仿制品的领域,产生追求少、奇、特、怪、新的特性,这使得仿制品的难度相应增加,工艺上的病态,综合反映在“质”的明显变化,如过去的手工痕迹——支、垫、叠、套烧的煤尘、柴灰,被电、气、油烧的过分完美所取代,装饰由原来的率真朴实,被生硬程序下的照猫画虎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