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都说“明看成化,清看雍正”, 雍正珐琅彩瓷到底有多美?
2020年03月05日 来源:
珐琅彩瓷亦称“瓷胎画珐琅”,于清康熙五十一年烧造成功,雍正时得到极大发展,自乾隆以后衰落。以雍正、乾隆时期的产量最大,乾隆以后即少有制作。


清雍正 淡黄地珐琅彩兰石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珐琅彩瓷自清康熙晚期创烧后一直被视为名贵的宫廷御用瓷器,深受历代皇帝的珍爱。雍正时,珐琅彩瓷的烧制更为皇帝重视,烧制时往往要秉承御旨,在怡亲王的主持下,分别于清宫造办处、圆明园造办处及怡亲王府三处设窑烧制。其绘画多出于清宫如意馆画师之手,精妙绝伦,形成了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艺术风格,使珐琅彩工艺达到了历史的高峰。


珐琅彩雉鸡牡丹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早期珐琅彩瓷器虽沿袭康熙时在色地上绘花卉的做法,但逐步加绘雀鸟,而后新增各种不同的山石花鸟题材,更配以诗句、印章。后期逐渐脱离铜胎画珐琅的影响,发展成集诗、书、画、印于一体的白地珐琅彩瓷,形成雍正朝独特的儒雅风格。


清雍正 珐琅彩梅花牡丹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台北故宫馆藏雍正珐琅彩瓷


 

清 雍正 珐瑯彩瓷赭墨竹石图碗

通高 5.5cm,口径 10.5cm,底径 4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外壁一面以赭墨皴擦、晕染秀石,新篁多枝生于石块两旁,墨色浓淡相衬,墨气清润有致,表现出竹、石潇洒挺秀的姿态。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非烟非雾一林碧,似雨似晴三径凉」二句,诗句出自元朝白珽〈竹阴〉七言律诗之颔联。诗句前有「凤采」,后有「彬然」(白文)、「君子」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墨色竹石碗
高5.5cm,口径10.5cm,底径4cm
碗,侈口微撇,深弧壁,圈足。外壁釉上珐瑯彩,绘墨色太湖石与竹丛,墨彩浓淡分明,素雅清幽。另一面墨书「非烟非雾一林碧, 似雨似晴三径凉」七言诗,诗首、诗尾有红料「凤采」「彬然」「君子」三印。胎地洁白细腻,薄而透光。底蓝料书「雍正年制」四字二行仿宋体楷款,外加粗细双方框。


清 雍正 珐瑯彩瓷柳燕图碗
高7.7cm,口径15.8cm,底径6.5cm
碗,侈口微撇,深弧壁,圈足。外壁绘绿柳红梅,枝林掩映间有双燕停栖,笔致柔美,色彩鲜艳。另一面墨书「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并钤红料「佳丽」、「四时」、「长春」三印。胎地洁白细腻,薄而透光。底蓝料书「雍正年制」四字二行仿宋体楷款,外加粗细双方框。


清 雍正 珐瑯彩瓷竹石碗
通高15cm,口径14.2cm,底径6.5cm
侈口、弧形深壁,矮圈足。内外施白釉,器表一面画赭墨湖石及翠竹数竿,另一面墨书题写「色连鸡树近,影落凤池深」。竹、石均以轮廓线勾勒出形体,题句摘录自唐朝卢象〈和徐侍郎丛篠咏〉五言律诗,引首画红料「凤采」印,诗末落「彬然」和「君子」两印。器内无纹,底有「雍正年制」蓝料宋体款。传世一对,装饰纹样足以呼应雍正九年(1731)皇帝降旨烧制「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著戴临撰字、言诗诵题、写地章」的经过,印文「彬然君子」亦能呼应装饰母题,传递出绿竹高风亮节的象征意涵。

清 雍正 珐瑯彩瓷竹石碗
通高15.1cm,口径14.1cm,底径6.5cm
这对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与中瓷2937为一对。器内平素无纹,外壁赭墨方折石块后绘有葱翠修竹,除石块走势和竹枝疏密略有不同外,二碗在布局上大制相类。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色连鸡树近,影落凤池深」二句,取材自唐朝卢象〈和徐侍郎丛篠咏〉五言律诗之颔联。诗句前有「凤采」,后有「彬然」(白文)、「君子」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雍正皇帝曾命人在白瓷碗上「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著戴临撰字、言诗诵题、写地章」,指的或正是此一类碗。

清 雍正 珐瑯彩瓷柳燕图碗
高7.4cm,底径6.7cm,口径16.0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与中瓷1234为一对。器内平素无纹,外壁一面画摇曳绿柳及点点红杏。其中一碗两只燕子停在树梢似在低语,另一碗则燕子一翔一栖互相辉映。二碗的燕子动态及柳杏布局各有变化。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二句,诗句裁剪自明朝申时行〈应制题扇〉七言律诗之颈联。诗句前有「佳丽」,后有「四时」、「长春」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石榴花鸟碗
高6cm,口径12.1cm,底径4.6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外壁一面以赭墨皴擦湖石,石块两旁满开黄色萱花。石上有二只黄鹂鸟,或仰颈或回望,顺着黄鹂的目光望去,可以看见一株高大挺立的石榴树,其上结果累累,鲜果实红欲滴。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蜡珠攒作蒂,缃彩剪成藂」二句,诗句出自唐朝温庭筠〈海榴〉五言律诗之颈联。诗句前有「佳丽」,后有「金成」、「旭映」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十年) 珐瑯彩黄菊花白地茶钟
高5.2cm,口径10.1cm,底径3.9cm
撇口,弧壁,矮圈足。内壁白釉无纹,外壁一面珐瑯彩饰奇石、菊花数株,黄花绿叶;一面墨书:「分黄俱笑日,含翠共摇风。」诗句,上下红料加饰「佳丽」、「金成」、「旭映」三印。底蓝料书「雍正年制」四字二行仿宋体楷款。此器在《珐瑯、玻璃、宜兴、磁胎陈设档案》所载名为「瓷胎画珐瑯黄菊花白地茶钟,壹对」,为雍正十年八月初八日传旨烧造,九月初八日制成。最早传旨制作此茶盅时名为「茶圆」,本院藏有二件,多数珐瑯彩器烧制数量不多,碗、茶盅、盘、碟登录者大多为二件,不过同类纹饰除茶盅外,也有碗、盘、碟、酒杯等,和本器相同纹饰者,本院亦另藏有碗及碟器等,可见宫中日常用器也多为成组成套使用。


清 雍正 珐瑯彩瓷赭墨梅竹图碗
高5.7cm,口径10.6cm,底径4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外壁一面在碗底近圈足处以赭墨绘矮竹一丛,其间横出一枝梅树,枝干虬曲秀挺,枝头花朵圆润洁白,或含苞待放,或绽瓣盛开,姿态各有巧妙。枝干与花蕊布局主次分明,疏密得当。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月幌见疎影,墨池闻暗香」二句,点出赭墨梅竹之高远气韵。诗句前有「先春」,后有「寿古」(白文)、「香清」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孔雀图碗
高7cm,口径15.1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外壁彩绘以翠竹始,继之绘白玉兰,而以粉色海棠终。中央的蓝色奇石上,一只敛翅孔雀低头漫步,另一孔雀隐身于石后,在孔雀之前,绶带鸟二只一停于枝桠,一飞舞空中;孔雀之后,枝干之上另有鹊鸟二只,两两相望。画面中央处,孔雀二只堂皇立于赭色石块上,上下互望,孔雀之前,绶带鸟二只伫立于树干之上;孔雀之后,二鹊鸟一飞一停,相互凝望。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动摇金翠尾,飞舞玉池阴」诗句,二句出自唐朝武元衡〈孔雀〉五言律诗之颔联。诗句前有「政化」,后有「升平」、「奕世」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此碗与故瓷13984可能为雍正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造办处档案中做得之「孔雀饭碗一对」。

清 雍正 珐瑯彩瓷青绿山水碗
高7.1cm,口径15.1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一面以青绿山水画一河两岸的田园景致。画面依序为二人对谈于竹篱茅舍之间、舟上渔人摆渡于夹岸小河之上以及另二人务农于田畦阡陌之中,正是一片微风夏日下的闲适富庶景象。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连村多绿树,长日啭黄鹂」诗句,二句出自宋朝戴昺〈郊夏夜行〉五言律诗之颔联。诗句前有「寿如」,后有「山高」(白文)、「水长」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虞美人花碟
高2.8cm,口径10.6cm
这件碟敛口、浅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器外壁一面各自彩绘黄、白、粉、紫、黄颜色相殊的虞美人花十朵。另一面以墨书写有「迎风似逐歌声起」诗句,引用自明朝徐茂吴〈虞美人花〉五言律诗之颈联。诗句前有「佳丽」,后有「金成」、「旭映」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月季竹石碗
高6.7cm,口径14.5cm,底径6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器外壁以赭墨画湖石,其后有矮竹数丛、月季花及水仙。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数枝荣艳足,长占四时春」诗句,其中前一句取自宋朝韩琦〈月季花〉一诗,后一句则摘自明朝张新〈月季花〉七言绝句的尾句。诗句前有「佳丽」,后有「君子」、「旭映」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梅竹碗
高7.7cm,口径15.7cm,底径6.7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器外壁画矮竹数丛及红白梅花。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轻盈照谿水,掩敛下瑶台」诗句,二句出自唐朝杜牧〈梅〉五言律诗之首联。诗句前有「先春」,后有「寿古」(白文)、「香清」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此碗与故瓷16995可能为雍正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造办处档案中做得之「天竹蜡梅大碗一对」。

清 雍正 珐瑯彩鸲鹆秋光图杯
高3cm,口径4cm
敛口,深壁,矮圈足。薄胎白泑,外壁彩画枫树一株,赭墨鸜鹆四只。题:「鸜语报秋光」句。红料描绘「佳丽」印一。底均有蓝料书「雍正年制」四宋体字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万寿图碗
高6cm,口径11cm
这件碗侈口、深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外壁一面彩绘月季、芙蓉花,以及湖石、蜜蜂、蝴蝶,另一面以墨书写有「朝朝笼丽月,岁岁占长春」二句,诗句前有「佳丽」,后有「金成」、「旭映」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红地菊花碟
高2.7cm,口径10.7cm,底径7cm
这件碟敛口、浅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器外壁施洋红地,彩绘带着深浅不同绿叶的二丛折枝黄菊花,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经显微放大两百倍后,可观测到此红地具厚度,有亮感,并在红地与菊花花瓣间隔处明显露出下层为涩胎。

清 雍正 珐瑯彩瓷黄地月季翠竹钟
高4.3cm,口径7.3cm,底径2.7cm
这件小杯侈口、深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外壁以黄色为地,一面彩绘一枝绿竹,其旁并有月季一株,粉色花朵或含苞或盛开,粉嫩可爱。外壁一面以赭墨皴擦秀石,石后有碧绿翠竹数丛交相掩映。石旁竹阴之下,另疏疏开有粉色月季花数朵。外壁另一面以墨书写有「数竿风叶影,低暎小花红」二句,剪裁自唐朝李咸用〈庭竹〉五言律诗的部分字句。诗句前有「凤采」,后有「彬然」(白文)、「君子」共三枚红料印。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


清 雍正 珐瑯彩瓷蓝地白梅碟
高2.8cm,口径10.6cm,底径6.9cm
这件碟侈口、浅弧壁、矮圈足。器内平素无纹,釉色略带灰黄。器外壁以蓝色为地,彩绘梅树一株,其上开满白梅。器底带「雍正年制」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经显微放大两百倍后,可观测到梅花花瓣与蓝地之间的间隔无透明釉,说明此件作品为涩胎上彩绘珐瑯料。


清 雍正 珐瑯彩瓷绿地芙蓉桂花碗
高7.2cm,口径15cm
碗侈口,弧形深壁,圈足。器内光素,器外壁饰珐瑯彩,于浅绿地上珐瑯彩绘诗、书、画、印共呈的小品书画:画面以湖石为中心,向左右伸展盛开的芙蓉与桂花,枝干蜿蜒,繁花怒放,鹅黄的桂花,粉红的芙蓉与绿叶相伴,分外明艳,留白处以黑色书写唐代诗人李峤〈桂花〉诗句:「枝生无限月,花满自然秋」,并以红料绘钤「佳丽」、「金成」、「旭映」三印。器底外釉上蓝料书「雍正年制」仿宋体字款,外加方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