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浮海升仙:宋元“惊喜盏”
2019年10月14日 来源:收藏杂志
宋元时期有一类酒具,内有机巧:杯底覆有一盖,做覆杯状,盖底镂空数口为注水口,盖顶亦镂一孔,盖内罩有一小瓷偶,头露于孔外,注酒则瓷偶升起,旋转浮舞于波光之中。今常称其为“公道杯”,然而“公道杯”注满则漏,防止饮者贪杯,故又称“戒盈杯”,与此类不同,如见西安元墓所出一套龙泉青釉公道杯(柴怡:《高陵元墓新出土龙泉窑青釉公道杯》),内置瓷偶,联通外底,酒满则从胸前口内流于盏外。

元 龙泉窑青釉公道杯、托

2010年西安高陵高刘村元墓出土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藏


大英博物馆藏一例,原属大维德艺术基金会旧藏,编号PDF.47,为金代钧窑制品。天蓝釉色,内有覆盖,盖身饰若莲苞,下罩一瓷偶,注酒旋浮;香港苏富比于2017春曾售一例,原为安思远旧藏,与大维德例基本相同,釉光莹泽,生巧活泼。又见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曾出一例,花口小足,制作较粗,推为或是元代制品。


金 钧窑天蓝釉惊喜盏

2017年香港苏富比春拍

“莹净芳淳:显赫私人瑰藏宋代瓷珍”专场,Lot3217


元 钧窑天蓝釉惊喜盏

1974年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南山根元墓出土

赤峰市博物馆藏


南宋人方一夔有诗《以白瓷为酒器,中作覆杯状,复有小石人出没其中,戏作以识其事》:“彼美白瓷盏,规模来定州。先生文字饮,独酌无献酬。咄哉石女儿,不作蛾眉羞。怜我老寂寞,赤手屡拍浮。子顽不乞火,我醉不惊鸥。无情两相适,付与逍遥游。”该诗信息很多,明确提到诗所咏器是“白瓷盏”,“规模来定州”则表明此盏可能是定窑所制,模印成型,或有花纹。盏底“作覆杯状”,内有“小石人”出没。



金 定窑白釉印花惊喜盏

柏林悦古堂藏


扬之水先生的《读物小札:“惊喜碗”》曾介绍一件存于柏林悦古堂的白瓷“惊喜碗”。“惊喜碗”是德国人所名,原作“Uberraschungsschale”。宋元时期此类盏称呼为何,则还需探讨。巧得是,该盏被柏林方面认为属“中国南方”作品,实际上应为北方作品,或是金代定窑生产,内有印花,中若覆杯,中有小人可飞浮,方诗所言,恐正是此类。


明人高濂《燕闲清赏笺》内有“叙古诸品宝玩”录李适之“酒器九品”,此实出原唐人《云仙杂记》。九品内有一品蓬莱盏,一品舞仙盏。言其:“蓬莱盏上有山,象三岛,注酒以山没为限。舞仙盏有关捩,酒满则仙人出舞,瑞香毬子落盏外。观其文意,恰颇合今所谓“惊喜盏”之设计。李适之为酒中八仙之一,其酒器九品传为宝器,后世多有相类,皆为传统酒具造型,如“海川螺”即应属海螺杯,“匏子卮”即应属瓢型单柄杯。是以推测宋金时期此类惊喜碗,可能正是唐人舞仙杯之遗意。



北宋 海螺杯

2009年蓝田吕氏家族墓出土(征集)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南宋 景德镇窑青白瓷惊喜盏

香港私人藏 首都博物馆“香江雅集”特展展品


以酒浮石人,颇见乐趣。今可见者罕,除去钧窑数例外,另玫茵堂藏一例景德镇窑青白瓷惊喜碗,附有托盘,2017年首都博物馆“香江雅集——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特展”亦曾展出一例青白瓷惊喜碗,虽无托盘,然其色淡于青白之间,釉积翠如冰,轻薄莹润,亦可宝也。又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一例南宋官窑作品,但此盏底部未见瓷制装封,浮仙已轶。台北故宫方面曾发表过无装封的该盏影像,内有一圆洞,后世以金属装封,是目前最为珍贵的一件“惊喜碗”作品,表明此类“酒桌玩具”亦曾进入过皇家视野。多数盏心以莲蕾为饰,南官例则以荷叶贴塑。


南宋 官窑粉青釉惊喜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金 北方窑场白釉惊喜盏

泓古代艺术学社藏


我社藏有半例残件,窑口难以确定,为北方窑场生产,白瓷,稍粗。一般来言,此类“惊喜碗”直接在普通盏内做“覆杯”的关捩,此残例则在盏下加附一酒仓,增加更多的容量,相应的,杯中浮偶可能会更大更长一些。盏内装饰与南官例同,应属同时期作品,而该类盏似暂未见过北宋产品。此例可以帮助我们直接的观察“惊喜盏”构造。此式盏,以机巧关捩内置,悦目娱情,注液其中,恍如碧海摇波,旋舞升仙,可数人杯饮游乐,亦可独坐闲思,伴寂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