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浅谈牡丹纹在瓷器上的千年演变
2019年02月14日 来源:网络

牡丹素有“花王”之称。长期以来,牡丹都被作为富贵、幸福、美好、繁荣昌盛的象征,深受人们的喜爱。



宋白釉珍珠地牡丹纹梅瓶


并以各种艺术形式加以表现,瓷器上的牡丹纹就是其中之一。牡丹纹的陶瓷表现技法有刻花、印花、绘画等;形式有独枝、折枝、串枝、缠枝等。


宋代牡丹纹



宋代牡丹纹在瓷器装饰题材丰富,内容也很广泛。



宋珍珠地牡丹腰圆枕


当时的定窑、耀州窑有刻划牡丹纹制品,磁州窑则为白地黑花品种。



宋白釉珍珠地牡丹纹盘


不仅有新的纹样的产生,还出现了植物纹和动物纹或人物纹的组合纹。其装饰手法不仅有印刻,而且有绘画,使花卉显得更加自然活泼。



宋白釉珍珠地划花折枝牡丹纹枕


与此同时,构图方式有适合式、对称式、均衡式等,各种形式的折枝牡丹、交枝牡丹、缠枝牡丹等继续使用,花纹在器皿上的层次也明显增多。



宋白釉刻花牡丹纹执壶


辽代牡丹纹


瓷器装饰上也深受宋文化的影响,牡丹花纹占有重要的地位,刻、划、印、绘手法创造的牡丹纹饰显示出不同风姿。



辽赤峰窑白釉划花填黑彩牡丹纹尊


在辽三彩釉(黄、绿、茶叶末釉)中,牡丹花纹多以压印的形式出现,或在洁白的器底印上牡丹一枝,或在器外壁印上朵朵团花,与白地刻花牡丹具有不同的艺术效果。



辽瓦缸窑牡丹纹梅瓶

金代牡丹纹


金代牡丹纹在瓷器装饰上同样受宋文化的影响。



花卉纹红绿彩碗


在釉色装饰中,黑釉凸白花纹是金代继承宋代装饰手法并加以发展的一个突出表现,花卉或花鸟纹是金代瓷器装饰的一个明显特征。



白地黑彩牡丹纹梅瓶


在纹饰技法上刻、印、剔、划继续沿用,并出现许多传世佳作。



金白釉褐彩牡丹纹盒

元代牡丹纹


宫廷为了加强对陶政的管理,首先在景德镇设立了“浮梁瓷局”,从而使瓷器的烧造的工艺取得较快的发展。



元青花缠枝牡丹纹罐


在花纹内容方面,牡丹纹依然是一个主要的装饰图案,而且表现的比宋辽金更加层次繁复。



元青花凤穿牡丹纹执壶


除以牡丹为单一主题的图案外,牡丹与其它花卉的组合纹也是元代花卉装饰中的一个特色,其中牡丹与菊花、茶花、石榴花的组合较为常见。



元釉里红地白花暗刻牡丹纹玉壶春瓶

明代牡丹纹


瓷器上的装饰题材比元代更加丰富,可以说是植物、动物、景物、人物一应俱全。永乐宣德年间花卉在瓷器装饰中占有绝对优势。



明洪武釉里红缠枝牡丹纹军持


花卉多以组合形式出现,牡丹除了与菊、茶石榴组合外,较为常见的是同菊、茶、莲的组合,显示鲜花四季不败。



明洪武釉里红折枝牡丹纹花口盘


景德镇官窑中的牡丹纹多工整细腻,清晰秀丽,而民窑中的牡丹纹则多形象简练,潇洒自如。



明天顺青花牡丹纹盘

清代牡丹纹


陶瓷发展的进入鼎盛时期,尤以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景德镇所生产的瓷器最具代表性,其釉色花纹可谓是富丽堂皇,精美绝伦。

牡丹作为清代瓷绘中的主要花卉之一,历朝的画法都不一样,其中康熙朝的双犄牡丹(花朵上半部分突出的两个似动物头上的犄角而得名)最具特色,其次还有缠枝牡丹、折枝牡丹等。



清康熙蓝地珐琅彩缠枝牡丹纹碗


在釉色上无论是青花和彩花,在器形上,无论是圆器和琢器,均大量出现。康熙的珐琅彩器物上,多绘制含苞待放的牡丹,充满生机。



清康熙红地开光珐琅彩牡丹纹杯


雍正牡丹,在一器上多通体绘画,花团锦簇,枝繁叶茂。在珐琅彩器物上,常见雉鸡牡丹,并有牡丹与凤凰、牡丹狮子的组合图案。



清雍正粉彩雉鸡牡丹纹盘


乾隆时期的牡丹纹更是非常普遍,常见于粉彩、珐琅彩青花,甚至霁蓝描金,单色釉等。



清乾隆木纹釉粉彩牡丹纹书式墨床


粉彩器上,牡丹很少单独为饰,多与菊花、桃花、荷花、梅花等组成四季花卉,另外还有蝙蝠、灵芝、山石、飞蝶、螳螂等共同组成生动活泼的画面。牡丹多采取写实法,一般画面疏朗,充满盎然生机。



清嘉庆粉彩龙凤穿牡丹纹双耳瓶


牡丹品种层出不穷,千变万化,而作为装饰纹样,能适应各种工艺的需要,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精神生活和审美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