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欧云夫妇的收藏传奇:住在“仓库”里,随时看到宝贝
2019年01月31日 来源:收藏杂志

欧云夫妇将宅邸变成了一个百宝箱,装满了来自亚洲的稀世珍宝。


欧云夫妇室内陈设


每天早上5点钟,欧云先生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玩、欣赏他心爱的收藏,和这些宝贝们说话。欧云的夫人佛罗伦萨曾开心地形容:“就像花匠会和他种的花说话是一样的。”欧云先生打趣道:“我们不是住在房子里,而是住在仓库里,如果我拥有它,我就想随时随地看到它。”


欧云夫妇正在把玩日本漆器


欧云家族的臻藏跨越了半个多世纪,藏品横跨中、日、韩及东南亚,成为享誉美国最顶尖的亚洲艺术私人收藏。2019年春季,佳士得将于纽约呈现《髹金饰玉:欧云伉俪珍藏》专拍,涵盖了欧云夫妇毕生钻研的各个艺术门类,将于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以夜场、日场以及网拍的形式举行。而关于欧云夫妇的收藏传奇也开始流传。


从窘迫到辉煌


欧云(1917~2016)和佛罗伦萨(1920~2018)出生于布鲁克林,早年生活清贫。欧云13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从此寄养在姑姑家。佛罗伦萨形容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像赌徒的企业家。”她曾回忆那段凄苦的生活:“我坐着卡车去学校,而第二天我没钱坐电车回家。”对于生活清贫的两人来说,那时候在布鲁克林艺术馆畅游在古今无涯的艺术时空中,是最快乐的时光。

16岁,欧云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为了支付高昂的学费,他不得不一整年在做兼职,暑假则到度假村当服务生。一个同事将他介绍给正在纽约大学读书的妹妹佛罗伦萨,从此两人一同闯过了75年的风雨。


欧云伉俪


在沃顿拿到研究生学位之后,欧云原本计划当一名教师,只是,他的职业规划很快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而搁浅了。新婚燕尔的欧云入伍参军,并于1943年参与了欧洲战事。在战时,欧云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艺术品交易:一件来自比利时的玻璃器,将它从未来的敌人炮火中拯救了出来。

战争结束后,欧云回到美国。在早年的婚姻生活中,欧云挣的钱只够勉强支付房租,佛罗伦萨的母亲经常接济这对年轻夫妇。佛罗伦萨拿到教育学研究生文凭后,在当地的高中授课,同时还是韦斯特伯里教育与艺术理事会成员。当欧云一家搬到韦斯特伯里的老城区后,欧云夫人在Jericho公共图书馆董事会任职长达25年。



二战之后欣欣向荣的经济形势,让欧云看到了家庭经济稳定的机会。“我们决定进入工业发展,如果之后我们足够富有,我想再回到学校教书。但是这个计划从来没有实现。”从欧云雄心勃勃的视野中诞生出了冷冻食品配送公司(Global Frozen Food),并很快成为当地最大的冷冻食品配送商。60年代末,欧云联合同行JohnF.Baugh和Harry Rosenthal共同组建了西斯科公司(Sysco Corporation)。20世纪的最后几十年里,西斯科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食物产品配送商。欧云的出色领导让他在西斯科副主席的位置上坐到70多岁,见证了西斯科全美版图的扩张。


“不是在收藏艺术品,而是在收藏人”


欧云夫妇与亚洲艺术的结缘,得益于安思远和庞耐。20世纪60年代初,欧云夫妇从大文物商安思远手中购买了一张18世纪的中国木桌。在安思远的介绍下,他们认识了安思远的老师、东方艺术文物商庞耐女士(Alice Boney)。1967年秋,他们去日本拜访了定居在东京的庞耐,惊喜地发现了亚洲艺术的魅力。那趟旅程的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和庞耐呆在一起。“她就像个母亲,”欧云说,“是她领着我们入门的。”

欧云从庞耐手中购藏的第一件东方艺术品是一件玉枕。为了更熟悉这些宝贝们,他每天都要上手去感受它们。欧云曾解释道:“我喜欢雕塑,我第一件收藏的是玉石,就因为它是雕塑。庞耐也理解并鼓励我。”


清 碧玉大卧牛


庞耐是享誉全世界的亚洲艺术文物商之一,她帮助欧云夫妇搭建起了收藏界的人脉。自从庞耐将自己的画廊从东京迁到了曼哈顿之后,欧云夫妇每周都要和她见一次面。他们会就一个问题很激烈地争论起来,但不是认真的,每次她的判断最后证明都成真了。

在东京的第一次收藏经历让欧云夫妇彻底对亚洲艺术着了迷,佛罗伦萨开始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中国艺术史、陶瓷和家具,还参加大都会博物馆的讲座。通过和庞耐、安思远以及其他几个文物商的一整年的相处,欧云夫妇渐渐具有了自己独特的审美品位。“他们总是在学习,”策展人Amy Poster回忆欧云夫妇时说,“佛罗伦萨对她见过的艺术品过目不忘,这种能力对他们日后的收藏很有帮助。”


清乾隆 青白玉御题诗双鱼洗

“乾隆年制”款


随后的几年里,夫妇俩开始大量收集中、日、韩、印度和东南亚的玉雕、摆件、陶瓷和书画。Poster形容欧云夫妇的收藏是博物馆级别。前大都会策展人Martin Lerner回忆20世纪80年代第一次欣赏欧云夫妇收藏时:“我非常惊讶他们这么全面且上乘的收藏。”


傅抱石《拟邵僧弥像》


“我们不是在收藏艺术品,而是在收藏人。”欧云先生说。通过收藏,欧云夫妇建立了和文物商、学者之间长久的友谊。这个密友圈里除了庞耐、安思远,还有伦敦的Roger Keverne、东京的KlausF.Naumann等。欧云曾说:“如果你有一段收藏家与文物商之间的严肃关系作为你友谊的一部分,那么没有一个文物商不是你的朋友。”

欧云夫妇在曼哈顿和长岛的住处汇集了许多亚洲艺术品。甚至佛罗伦萨在韦斯特伯里的住处建造了一个东方风格的花园。欧云对那几件第一次从庞耐手中购得的藏品:中国的文房清玩、朝鲜漆器、日本书画、印度造像,还有那件玉枕,一直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大理国 11~12世纪

鎏金铜阿嵯耶观音像


“给艺术品找第二个更敞亮的家”


对于欧云夫妇来说,欣赏艺术之美还远远不够,将艺术之美分享给全世界是他们更想实现的目标。当他们的收藏日渐成熟后,欧云决定将这些珍宝公之于众。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夫妇俩看到了这个机会。

欧云夫妇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联系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他们开始积极建立与馆长Philippe de Montebello、亚洲艺术部主任方闻和屈志仁(JamesC.Y.Watt)的友谊。这些顶级学者被欧云夫妇的绝世收藏和将藏品公开展示的热诚所震惊。佛罗伦萨加入了博物馆亚洲艺术的董事会,并于1990年代选举为博物馆董事。在随后的几年里,博物馆推出了展览《东亚漆器:佛罗伦萨与欧云先生的收藏》,涵盖了200多件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漆器。《纽约时报》评论员Roberta Smith曾点评道:“这是一场震撼人心的展览。”


大理国 11~12世纪

鎏金铜观音菩萨坐像


此外,欧云夫妇捐赠给大都会的藏品还有瓷器、造像等。对于欧云夫妇来说,捐赠给博物馆就像是给艺术品们找到了第二个更敞亮的家。这些藏品被纳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他们的巨额赞助也让大都会亚洲艺术馆冠上了“欧云与佛罗伦萨夫妇”的名字,1997年改名为“中国装饰艺术佛罗伦萨与欧云美术馆”,2004年更名为“佛罗伦萨与欧云夫妇亚洲翼”,他们的名字将会成为博物馆永久的纪念。


西藏 12~13世纪

铜鎏金嵌银释迦牟尼佛像


除了捐赠藏品和组织策划展览,欧云夫妇还捐建了新的亚洲艺术图书馆和阅览室。2015年夫妇俩额外捐赠了1300余件藏品,囊括了东南亚横跨5000年的文化艺术瑰宝。到2017年,欧云家族向大都会捐赠8000万美金,是近年来最大的一笔捐赠数目。欧云夫妇因此成为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历史上两个最重要的赞助人。


明嘉靖 剔红云龙捧寿纹八方盖盒

填金“大明嘉靖年制”楷书刻款


欧云夫妇一直致力于艺术的推广和慈善事业的发展。30多年来,他们陆续向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纽约Presbyterian医院等捐赠了10亿美元。当佛罗伦萨在2018年过世之后,她和她的丈夫被表彰为纽约荣誉市民和慈善家。

从窘迫的布鲁克林到日后辉煌的事业巅峰,欧云夫妇充满传奇的一生,筑建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不想留给别人慷慨无私的印象。”欧云曾开玩笑说,“我们也曾体会过贫穷的滋味,我们只想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