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刘越:明成化瓷鉴赏心得
2019年01月09日 来源:


刘 越

联拍在线鉴定专家

鉴定范围:高古瓷、明清瓷、近现代瓷


人物名片  


著名瓷器鉴定专家、作家。北京大学考古学系硕士毕业,曾在拍卖业巨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工作多年,历任瓷器工艺品部总经理和陶瓷部总经理,走遍世界各地鉴定瓷器,策划组织各类重要拍卖上百场,过手千万级瓷器珍品无数,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在业内有着重要影响。同时出版有畅销小说集《骨董时光》和长篇小说《龙缸》,以及在多家媒体和杂志开设专栏,发表陶瓷类研究文章。在中国嘉德工作15年,组织策划了《五台山人道光御瓷专场》、《翦淞阁专场》、《唐琴大圣遗音专场》至今无出左右。


聊成化瓷器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历史上的成化皇帝。关于他的一生,相比其瓷器艺术的成就,显得更为精彩绝伦。



成化

成化 (公元1465--1487年),明宪宗朱见深的年号。幼年时期,其父明英宗朱祁镇在“土木堡之变”中,被蒙古瓦剌部掳去,由其叔父朱祁钰继承皇位,当时不满3岁的朱见深被立为太子。2年之后,当朱祁钰政权逐渐牢固后,又将朱见深废为沂王,改立自己的孩子为太子。1457年,父亲英宗因“夺门之变”而复辟,朱见深再次被立为太子。天顺八年,父亲去世。18岁的朱见深继承皇位,开始了他23年的统治。

朱见深没有遗传父亲喜激情、好冒险的秉性,而是个柔弱、谨慎、宽和、仁厚的人儿。即位之初,就为保卫北京城的于谦平冤昭雪,体谅民情,励精图治,俨然一副明君。但据史料记载,宪宗喜好方术,终日沉溺于后宫与比他大18岁的万贵妃享乐,挥霍无度,加深了明政治的腐败。并宠信宦官,使其监督军务并操纵官吏任免,以至奸佞当权、西厂横恣,民不聊生。成化十八年 (1482年),因群臣屡谏,始罢废西厂。

成化瓷器,那小巧精致柔弱的风格,和成化皇帝本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据说他有严重的口吃,每次上朝若准许大臣所奏之事,只说个“是”字,避免出丑。因为自卑,他不愿上朝与大臣们面对面的议政,很多政务都需要身边宠信之人上呈下递。另一位对成化皇帝有深重影响的就是传奇人物——万贞儿。

万贞儿,明宪宗成化帝的宠妃。年仅四岁便被选入太后宫中,充掖庭为奴。明宪宗朱见深3岁被立为太子时,21岁的万贞儿被指派为他的贴身侍女。天顺八年,成化与皇后大婚,并立万贞儿为万妃,后晋封为皇贵妃。

成化这段看似荒诞的“姐弟”恋,与皇帝那剑拔弩张的童年、终日惶恐的经历不无关系。在那些年月中,年长且体贴的万贞儿,是乳母、爱人,也是朋友和守护者。据记载,万贵妃身材高大丰满、为人机警,和那些瘦小柔弱的宫嫔很不一样。她所给予皇帝的安全感,令成化对她十分依恋。据说当成化皇帝即位后,万贵妃为迎合皇帝心意,每当皇帝出行,她都会身着戎装(军装),骑马佩剑,为皇帝保驾。

万千荣宠于一身的万贵妃却不甘于此,对内她对其他怀孕妃嫔或已经降生的皇子大加谋害,对外勾结宦官外臣,弄得朝廷上下贪污一气。而皇帝对她都一一忍让,未加责罚。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万贵妃去世。八月,宪宗过于悲痛而驾崩,时年41岁。葬于茂陵。


明代御窑瓷器--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成化瓷器对比展


了解背景知识后,进入我们今天的主题——成化瓷器。

成化瓷,可谓瓷如其人。正如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所说,明代永宣以后,瓷器的风格在正统、景泰、天顺近三十年中潜移默化,到成化年间景德镇御窑厂恢复烧造时,已经改变了永乐、宣德以来雄健豪放的风貌,形成其独特的特色。此时的瓷器造型玲珑秀气,胎体细润晶莹,彩料精选纯正,色调柔和宁静,绘画淡雅幽婉,以其轻盈秀雅的风格,独步一世。正所谓“明看成化”,成化瓷品类丰富,其中以青花、斗彩最为著名。


成化青花


成化青花瓷,用平等青取代苏泥勃青料,以淡雅著称。发色柔和,蓝中闪灰,呈色稳定平静,与洁白温润的胎釉和纤细的纹饰相衬,分外脱俗,颇有水黑画风格。


苏泥勃青,是一种进口钴料。所绘青花呈色浓重青翠,光若蓝宝,为永宣时期青花瓷主要采用的釉料。到了成化年间,苏泥勃青料所剩无几,景德镇御窑厂只能退而求其次,选用国产平等青料作画。虽然与永宣相比,成化青花显得浅淡发灰,但这样的发色与胎釉的结合却恰到好处。我私以为,成化青花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在瓷胎方面的成就之高不遑多让。成化青花瓷胎质洁白肥腴,润如凝脂,其上青花色淡,却恰似云遮雾障,若隐若现之感。后世青花亦有淡而发灰之呈色,却因为施釉不够肥润,作品显出一派灰败粗糙之象,艺术效果相去甚远。

我认为,成化青花瓷并不能简单的用淡雅娟秀四个字一概而论,它的多样性也常常给我们惊喜。


1

早期自我风格尚未形成,主要承袭宣德青花风貌


成化御窑展展出成化青花海水应龙纹盘


宣德、成化朝青花对比图(上宣德,下成化)


对比可见,两朝青花整体风格一脉相承。不仅纹饰相近,造型亦多有模仿,比如圈足均高且直。但在所绘龙凤之整体气势上,相比宣德,成化要弱得多。

这类明显继承宣德风格的成化瓷器存世量较大,主要为绘有龙纹、凤纹的碗盘等标准宫廷御用器。就市场价格而言,虽是成化带款官窑,但尚不能称之为成化瓷器艺术的集大成者,所以其地位及市场价格,也比后期的成化青花要低一些。


2

成化中晚期,青花瓷器风格逐渐成形


和宣德的雄壮威武完全不同,此时的成化青花青料淡雅、图案渲染柔和,线条娟秀,细若游丝。产品多是绘花卉、草虫、婴戏等精美小件器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我们俗称的“成化宫盌”。

“成化宫盌”,即成化年间官窑所烧造青花瓷碗,尺寸、规制相对固定(高约6.9cm,口径约15.3cm左右,底径约5.3cm)。就制作工艺而言,胎釉、造型、画工都已达到历史上官窑青花瓷之登峰造极的艺术水准。它那雪白细腻的瓷胎,经过反复的凝炼,显得特别轻盈纯洁。釉水温润透亮,微微闪现蜡质光泽,有一种难以抗拒的亲切触感,如羊脂美玉般令人爱不释手。碗型饱满端庄,尺寸称手,无可挑剔。加之淡雅的平等青料,整体显露出清丽娟秀、浪漫天真的面貌。据说这类成化宫盌所绘纹饰有10-12种之多,以花卉为主,有绘百合的,栀子的,缠枝莲的……


明成化青花百合花纹宫盌


成化宫盌第一次轰动收藏界是在2002年,这只著名的描绘百合花的青花宫盌,也被称为“肯里夫碗”,英国肯里夫勋爵旧藏。当年在伦敦宝龙拍出82万英镑,折合人民币上千万元。之后在2011年苏富比,一只出自瑞士玫茵堂旧藏绘瓜藤纹成化宫盌,画工细致,以9000万港币成交。目前市场上出现过的成化宫盌,价格最高者是2013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出的,描绘秋葵纹的成化宫盌,也来自英国肯里夫勋爵旧藏,当时以1.41亿元港币成交。


2011年苏富比拍玫茵堂藏成化青花瓜藤纹宫盌


2013年香港苏富比拍明成化青花秋葵纹宫盌


在我上手过的成化宫盌中,最完美的应是香港天民楼收藏的成化缠枝牡丹纹宫盌。它改变了永宣时期比例粗犷厚重的装饰手法,先双勾后平涂,笔法轻盈流畅,整体简洁娟秀,散发出极富生命律动感的艺术效果,成为青花瓷中永恒的经典。


香港天民楼收藏成化缠枝牡丹纹宫盌


我认为除宫盌外,另一种能代表成化风格的典型器物是下图中这类青花小杯,其中多件收藏于台北故宫,尺寸玲珑,配以清新淡雅的钴料,极具成化青花之特色。




不论宫盌或小杯,成化青花中这类小件器物,由于施釉过于肥润,器底的款识往往朦朦胧胧,像被雾笼着,有的字清晰些,有的则甚或看不清似得。包括2014年香港苏富比成交的2.8亿的鸡缸杯上,我们也同样能看到此类特征,这也可作为鉴定成化瓷的依据之一。


2.8亿明成化鸡缸杯款识


在中国嘉德历史上,也曾拍卖过两件典型风格的成化器。一件八宝纹高脚杯曾于90年代拍出,成交价约为60-70万人民币。另一只狮戏球纹碗虽无款,釉面肥润,闪着似油酥、或如猪油般,白到发腻的光泽,青花蓝中泛灰。


成化青花连托八宝纹高脚杯


成化青花狮戏球纹碗


成化一朝,除上述几类,另一典型风格的器物,则是这种绘有婴戏纹的小件。




3

常言“成化无大器”,但市场中也出现过一些尺寸、体量较大的成化窑立件,表现手法风格与上述几种有别。


最著名者是现收藏于北京故宫的成化青花盖罐,早间流散民间,在耿宝昌先生的指导下后入藏故宫,具有典型成化立件之风。可以看到,它肩部细密倒垂的蕉叶纹极具特色,从楼台、云气的画法到整体纹饰风貌,还稍稍保有明代空白期之遗风。青花渲染的淡雅幽亮,颇具成化青花的精致娟秀之气韵。故宫馆藏的另一件成化年间的大器葫芦瓶,则釉白而肥润,青花淡灰,画工精致而规整。



成化青花盖罐


成化青花盖罐细节图


成化青花大葫芦瓶


明代御窑展中的成化青花缠枝莲纹甘露瓶,在北京的一场拍卖中,我们也见到了相似的作品。二者对比,展中缠枝莲纹饰笔法更趋轻松自如,而北京拍卖上出现的这件纹饰则稍显严谨拘束。


御窑展展出成化青花缠枝莲瓜棱甘露瓶


北京拍卖会出现的化青花缠枝莲瓜棱甘露瓶


成化斗彩


从明清始,对斗彩的称呼就不尽相同,有所谓的“青花点彩”“青花填彩”“青花加彩”等诸多说法,其实这些都是工艺技法上的区别,这里我们统称斗彩。

学界普遍认为,成化斗彩的稍造时间很短,是背景资料中提到的从成化12年万氏被封为妃,大开奢靡之风,到成化18年群臣进谏下废西厂,宫中奢风渐止。这前后大概只有6年时间,关于斗彩的烧制却占尽天时地利,达空前绝后之审美高度。我认为成化斗彩创造出的独特风格,与成化皇帝朱见深本人的经历和气质完美切合,成就了其人生与艺术的双传奇。

鸡缸杯为成化斗彩名品,在此不做赘述。今天我们来聊聊别的杯具,件件都比鸡缸杯“来头更大”。


成化斗彩葡萄纹高足杯


这类高足杯,目前仅见北京和台北故宫藏。在明代,它可比鸡缸杯更有名。明晚期谷泰撰《博物要览》曰:“成窑上品,无过葡萄鳖口五彩扁肚靶杯,式较宣杯妙甚。次若草虫子母鸡劝杯,人物莲子洒盏、五供养浅盏、草虫小盏……”

可见,成化窑瓷器的上品,最好的无过于“葡萄鳖口五彩扁肚靶杯”(即上图所示高足杯),其次才是“草虫子母鸡劝杯”(成化斗彩鸡缸杯)。上图中葡萄杯上所绘翠绿叶簇和晶莹透紫的葡萄串从口沿处延展开来,构图层次分明,留白恰到好处,恰如一幅生动写实的图画铺展于细白的瓷胎之上,非常高雅。

令人奇怪的是,明末清初的文献中,只提到鸡缸杯“值钱十万”,而这种当时更为珍贵的葡萄高足杯,成化之后便无声而没,退隐不再为人所知。我猜想可能真的是因为数量太少极为珍罕的原因吧,市场中这类完整器至今也从未出现,所以名气反而不如鸡缸杯。

明代御窑展上,有幸一睹葡萄杯芳容,其彩釉上所罩较浓厚的白衣似一层乌暗的金属氧化皮,又如多层云母一般,反射出五光十色的光晕!亲眼所见,还是令我感叹造物之绝美。


故宫御窑展展出的成化斗彩葡萄高足杯


区别于其他朝代的斗彩瓷器,成化斗彩在釉彩方面亦有独到之处,一是姹紫色彩,二是彩上加彩的施釉方式。




这是一只孙瀛洲捐赠故宫的成化斗彩杯,绘蝴蝶翅膀所用的紫黑色彩就被称为姹紫。姹紫釉色如赤铁,表面干涩无光。耿宝昌先生曾说,以前的人们不知道姹紫,以为是陈年污垢,在清洗这类釉彩时,大力的刮擦,常常伤及表面。以往鉴定成化瓷器中,这被作为非常典型的成化斗彩彩釉特征。



图中为成化时期葡萄纹。用青花勾勒葡萄轮廓后,统一施紫红彩,之上再叠淡紫色彩釉,并留上下左右四颗葡萄未叠彩,使葡萄串显出层次,呈现或生或熟之感。这种独特的彩釉的处理方法,不见于其他时期的斗彩瓷器上。


成化斗彩特殊的施釉方式


关于成化鉴定要点,另一种著名的说法叫“成窑一件衣”。成化斗彩瓷器上所绘人物、服饰、山石,釉彩渲染上,都采用简单的平涂手法,无所谓阴阳向背或明暗效果。从北京故宫收藏的这件成化小杯中可以看出。


明成化婴戏纹小杯


下面,我们来通过几组成化本朝斗彩瓷与后世“仿成化斗彩瓷”的对比图,来更为全面的认识一下成化斗彩瓷:


上为成化斗彩菊纹小杯;

中为2016匡时秋拍嘉靖仿成化斗彩菊纹小杯;

下为雍正仿成化斗彩菊纹小杯


成化本朝作品最具生命力,画面清新舒展,淡雅自如。嘉靖釉面薄,显得发青,画面相对死板。雍正仿的虽制作精细,但缺乏母器之艺术魅力和感染力。

成化斗彩中还有一类名品——“天字罐”,世界范围内各大知名博物馆共计馆藏10余件,后世亦有仿烧。


斗彩天字罐对比(上成化;下雍正)


斗彩天字罐款识对比(上成化;下雍正)


成化本朝所绘海马纹,釉彩的涂抹相对随意,不够严谨。色彩饱和度高,显得单纯稚拙。雍正仿制之作,画风则细腻规整,却恰恰缺少成化瓷器那种平淡天真的风韵。款识亦如此。



御窑展上一件青花矾红云龙纹碗也引起了我的兴趣,2014年东正曾拍出一件相似的作品,成交价达到1000余万元。二者所绘龙纹为成化典型样式,俗称“眼镜龙”。有趣的是台北故宫馆藏有一件这类品种的半成品,只绘青花上施釉,而未加彩。这样一件“半成品”,缘何在明清宫廷的风雨沉浮中保存至今,不得不说是一个谜。


成化斗彩瓷中还有一类高级的器物——成化斗彩花鸟纹高足杯



成化斗彩花鸟纹高足杯

台北故宫藏


仇焱之旧藏成化花鸟纹高足杯


36年前出现在仇焱之专场的这件,也是市场上流通的唯一一件成化斗彩花鸟纹高足杯,后被香港藏家拍得。



明清御窑厂历来有将瑕疵之作打碎掩埋之惯例,但在此次成化大展中我们看到的大量斗彩小盘残器,有些制作精美,并未看出有任何瑕疵,不像是因为烧造不良而被打碎掩埋的。据学者研究,成化一朝,景德镇御窑厂大量烧造瓷器,不计工本从中优中选优,来取悦宫廷。为烧出金字塔顶端的器物,烧造数量常常远高于宫廷“订货”量,择优纳入宫廷后,无论所剩品级优劣,统统打碎深埋。

其实成化的瓷器还有颜色釉等其他品种,但今天时间有限,我们只简述青花和斗彩,其他内容有机会再和大家分享。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