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汝窑款识只有这几种,其他很可能是假货!
2017年10月31日 来源:

历史之门是打不开的,但镌刻在瓷器底部的铭文,仿佛经典品牌,穿越时空,字字清晰地刻画出它的诞生乃至流传经过。

其实,一般喜欢瓷器的人,首先都要看瓷器的款识。电视剧里演的买假瓷器,一翻底,下面写着俩字:西汉。搞笑么?没东汉时,西汉人怎么知道自己是西汉?

宋代以前,瓷器很少落款,即使到了瓷器行业兴盛发达的宋代,并没有形成瓷器底下写款的制度,只有部分瓷器写款。

比如汝窑的款识主要有这么几种:


第一种:甲、乙、丙

我们一听很简单,就是编号,按照顺序。但这种编号不是烧制的时候写上去的,都是后来才刻上去的。

汝窑青瓷“甲”字盘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汝窑天青釉圆洗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汝窑青瓷“丙”字碟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精于鉴古的乾隆皇帝曾将自己所喜爱的古董划分等级,一些器物上留下了当时镌刻的“甲”、“乙”、“丙”、“丁”等标志。

汝窑青瓷“甲”字盘


第二种:奉华

“奉华”指什么呢?其实是奉华堂,南宋德寿宫的配殿,是宋高宗赵构的宠妃刘贵妃居住的地方,很多写“奉华”的汝窑都是她用的。

汝窑青瓷“奉华”碟

史书上记载,刘贵妃还有点儿才华,会画画,她自己有两方章,一大一小,刻着“奉华”两个字,画完以后盖在上面。因此,奉华款的汝窑都应该是刘贵妃的私人之物。

汝窑青瓷奉华纸槌瓶

台北故宫里有个纸槌瓶,上面也刻着“奉华”两个字,中间留着一块空地。乾隆皇帝看见以后,不甘心,觉得自个儿也得刻上点儿什么。其实要说起来,这也无可厚非,乾隆皇帝地位至少比妃子高嘛~

老规矩,咱文艺青年乾隆爷命人刻了首诗在上面:

“定州白恶有芒形,特命汝州陶嫩青。口欲其坚铜以锁,底完而旧铁余钉。”

至今这个瓶子还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镶着当年的铜圈。

汝窑青瓷奉华纸槌瓶


第三种:蔡

还有一种款识,只写一个字:蔡。

汝窑青瓷”丙蔡“碟

汝瓷为宫廷专用,因此能拥有汝瓷一般都是依靠皇帝赏赐。在宋代能够收藏汝窑瓷器的蔡氏可能只有两人,第一位是徽宗时宰相蔡京。

懂点历史的都知道,蔡京是个大奸臣。但宋徽宗不管,他是极喜欢蔡京的。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有一幅北宋名画《听琴图》,松荫下,一人焚香抚琴,左右分别端坐着红袍、青袍听众和一名童子。

有人认为,这幅画是宋徽宗赵佶的自画像,听琴者中,红袍者为蔡京,青袍者为童贯。

宋徽宗赵佶《听琴图》

赵佶与蔡京有着共同的爱好:书法。史书记载说,有一年夏天,蔡京在极力侍奉他的下属的扇子上题了两句杜甫的诗。后来这把扇子被一位王子花两万钱买走了。而这位王子,就是登上皇位之前的赵佶。

搞艺术的皇帝碰到一个搞艺术的“宰相”,怎能不擦出火花呢?

蔡京在赵佶《听琴图》上题词

现代人品评书画,往往说“书品即人品”,“书如其人”,但这样的评语用在蔡京身上并不合适。

《宣和书谱》说:“其字严而不拘,逸而不外规矩。正如冠剑大臣,议于廊庙之上;行如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照人。大字冠如古今,鲜有俦匹。”

这些评论虽然有献媚的可能,但《铁围山丛谈》所说“字势豪健,痛快视着”还是较为可信的。

蔡京书法

当年,蔡京出相后,利用宋徽宗痴迷艺术的特点,以书画为诱饵,令其玩物丧志,厌政弃权,享乐为上;自己则借势乘虚而入,攫取权柄。

他与童贯更是狼狈为奸,把个朝廷搞得乌烟瘴气,昏君、奸臣、恶宦联手,直到断送北宋江山为止。

但宋徽宗浑然不知,靖康之变时,还不忘带上蔡京一起跑路,可见二人关系之亲密。

如果说,宋徽宗时期还能与蔡京抢注“蔡”字商标,也只有他了——蔡京的儿子蔡絛(tāo),他是徽宗的驸马,徽宗曾七次至其府第,赐予无数珍宝。

不过,蔡京拜太师,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获得皇帝赏赐的机会大于常人,而且蔡京曾刻姓氏“蔡”字以作荣记。因而大多数学者偏向于“蔡”即蔡京这种推测。

林连昆饰演的蔡京


第四种:寿成殿皇后阁

最后一种铭文很少见,写着“寿成殿皇后阁”。在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一只汝窑盘后,就写着“寿成殿皇后阁”六字,这类铭文一般认为是宋代所刻,因为“寿成殿皇后阁”是宋代宫殿名。

汝窑盘 其后刻有“寿成殿皇后阁”

汝窑上的款识就这么几种,一些地摊上、或者古玩店里,常能见到刻有“宋徽宗”、“内府”字样的铭文,想都不用想,妥妥的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