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玉得五色沁,胜过十万金
2017年08月01日 来源:

古玉的沁色有一定的规律,古书分为土沁(黄色沁)、水沁(白色沁)、血沁(红色沁)、铜沁(绿色沁)和水银沁(黑色沁)等许多种。古玉沁色后不仅颜色有了改变,其身价也得到了提高。一般以血沁为贵,铜沁次之,土沁和水银沁再次。如能得五色沁,则最为贵重,古人有“玉得五色沁,胜过十万金”的说法。


色质的印记

新石器色质是玉的自然属性。一块古玉,无论是“传世古”还是“出土古”,经过岁月的抚摸和水土的侵蚀,必然会留下种种色质的印记,从而为鉴别古玉提供了最可靠的依据。这里所谓的“色质”,色即沁色,质指玉质,而沁色通常会成为一块古玉的重要鉴定标准。



十三彩

玉器的鉴别需要注意玉的旧色、本色、墨色、染色和玉器风化后产生的玉皮色。由于埋藏地域的土中所含物质不同,埋藏时间长短不同,所以使得玉器上的沁色也不尽相同,从而呈现出千变万化的颜色。清代的陈原心在《玉纪》中,对玉器的沁色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其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诸色受沁之源难以深考,总名之曰十三彩”。一般来说,我国的北方土壤多呈碱性,玉器沁色多为黄色土沁,南方土壤湿润呈酸性,玉器上的沁色则多为白色水沁。


入土古玉沁色的形成

玉的旧色中最受鉴玉者重视的是玉器在土中埋藏时受到的土中所含其他元素的影响,会产生颜色变化,古文献中称其为沁色,其中较为常见的有铁锈色、铜绿色、暗黄色、黑色、白色。人们常称其为铁锈沁、铜沁、土沁、水银沁、水沁。这些色变中除了白色可使玉质硬度产生很大的变化而不太受欢迎外,其他带有色变的玉器,往往市场价格高于不带色变的玉器。

玉具有善于吸收其他物质的特性。古玉器被埋入土中之后,一方面会将近邻的物质吸入自己体内,同时,其体内原有的物质也会起酸化作用,特别是地中水银,会沁入玉质,同时相邻之松香、石灰及其他各种有色物质也皆随之浸淫到里面,所以凡出土古玉,都会沾染上某种颜色,这便是所谓的“沁色”。而古玉出土之后,经过人体的盘玩,其体内的物质成分由于受到人气的涵养,玉性又会慢慢复苏,从而使古玉原先的沁色发生奇妙的变化,呈现出五光十色的丰富色彩。


盘出的沁色

盘玉是手或肌肤与玉器摩擦,一些有沁色的玉器因人体的摩擦会产生颜色变化,这类颜色变化被人们称为“盘色”。一般来讲,旧玉久盘会产生熟旧感。如果旧玉上有沁色,久用手盘,颜色会发生变化,如果没有沁色的玉久盘后会有细腻的光泽,一些收藏者在选择玉器时会依盘色看玉器的新旧。

尤其是新石器时代的东西,一般不是入葬时临时赶制的冥器,而是在使用多年,甚至是流传几代的,因此在使用中多经过盘摸,表面细腻,作品上面有很好的细光,这种细光虽经过埋藏及沁色,依然能够存在,且在玉表面的皮壳中属下层,在浮色之下。这种现象在红山文化玉器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珍贵的玉本色

玉本色是玉材的颜色,古人称玉本色标准为“符”,并提出“赤如鸡寇”,“黄如青靛”之说,也就是说在各种颜色的玉材中,上述标准是最珍贵的。

当然,在选择、评品玉料时,除了颜色的深浅,还要看其分布的状态,是否有绺裂,色均匀者优,色变化如图画者亦优。


玉皮色、沁色与染色

玉皮色是玉材在自然风化中所产生的颜色变化,其中暗黄色、赭褐色、白色是最常见的且是风化深入的递进性变化,这些变化多自玉材,尤其是河中发现的卵石状子料的表面出现,因而称为玉皮。

玉皮的颜色与沁色的颜色往往不易区别,因而带有用玉皮色充当沁色玉的,一般说来,风化色应是较均匀,较纯正的,沁色不是在单一情况下进行的,是多种因素同时进行的,因而均匀性差,色沁种类不单一。

染色是玉器制造中的一种技巧,尤其是仿制古玉时大量运用。天然玉石好料少而贵,次料多而贱,仿制者往往以次料制作假古玉。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染色的方法多种多样,一般可以分为好玉染色和次玉染色,次玉染色多可辩识,无价值,好玉染色或为掩饰瑕疵,或为增彩提高作品价值。常见的染色为烧黑色,炸丝琥珀烫,人工白、铁锈黄。所谓烧黑,即是用火烧或局部,或整体,玉经过火烧则变黑,现烧则变灰白,出现裂纹,烧黑往往与黑色沁色不易区别。


沁色之美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玉不在大,有沁则精,有五色沁,则精上加精,有五色沁则精益求精。这个精不光体现在物质上的精美,精湛,精品,更主要的是体现在传统文化内涵上的精深,精妙,精气神!古玉沁色是在古玉已经成器之后又增加上去的,这不是一般的锦上添花,而是独一无二的后天艺术升华,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中国古玉的沁色之美!


坩黄

新石器时期玉玦

天津博物馆藏

栗子黄

战国玉璜

河北平山中山王陵出土

秋葵黄

商代玉璧

伦敦苏富比藏

老酒黄

战国玉璧

湖北枣阳九连敦出土

孩儿面

战国玉璧

湖北枣阳九连敦出土

樱桃红

战国玉剑饰

杭州历史博物馆藏

枣皮红

战国玉剑璏

杭州历史博物馆藏

鹤顶红

西汉玉剑饰

扬州广陵王墓出土


朱砂红

汉代玉剑饰

南越王墓出土


血红

商代有领玉璧(残)

四川金沙遗址出土

鸡血红

西周玉鱼

陕西宝鸡弓鱼国墓地出土

铁锈红

龙形玉佩

沂水纪王崮春秋大墓出土

老土大红

战国玉勒

天津博物馆藏

褐红

商代虎头玉饰

天津博物馆藏

玫瑰红

商代玉环

四川金沙遗址出土

澄潭

战国玉珩

陕西宝鸡出土

鹦哥绿

战国玉璜

湖北荆州熊家冢出土

白果绿

新石器时期玉镯

安徽凌家滩出土

秋香绿

春秋玉琥

河南博物院藏

松石绿

战国S龙玉佩

湖北望山陵出土

苹果绿

西周玉戚

陕西宝鸡出土

雨过天青

战国玉璜

湖北博物馆藏

鼻涕青

西周鸟纹玉饰

陕西宝鸡出土

水苍

玉环

天津博物馆藏

虾子青

战国玉璧

无锡鸿山越国出土

海蓝

良渚玉璧

桐乡博物馆藏

孔雀蓝

商代有领玉璧

四川金沙遗址出土

坩青

春秋玉饰

湖北曾侯乙墓出土

茄皮紫

战国玉璧

湖北荆州熊家冢出土

棕毛紫

战国玉璧

湖北枣阳九连敦出土

酱瓣紫

战国玉璧

湖北枣阳九连敦出土

葡萄紫

商代玉龙

妇好墓出土

黑漆古

战国玉璧

湖北博物馆藏

纯漆黑

新石器时期玉琮

天津博物馆藏

鸡骨白

良渚文化玉琮

上海博物馆藏

鱼肚白

西汉玉献食人

上海博物馆藏

象牙白

战国玉璜

无锡鸿山越国墓出土

瓷白

战国双环谷纹璧

上海博物馆藏

五彩


战国玉琥

河北平山中山王陵出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