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让乾隆爷都痴迷的稀世之玉究竟长什么样?
2017年07月05日 来源:


鄂图曼帝国雕花盖罐

中国的玉器收藏,按阶段一般分为史前、高古、中古、明清几类,而在清代的“乾隆工”之中,有一类极其珍贵的深宫独享玉器——“痕都斯坦”玉


蒙兀儿帝国敞口罐

“痕都斯坦”是清代对17-19世纪在今印度北部、巴基斯坦及阿富汗东部一带建立的莫卧儿王朝的统称。“痕都斯坦”玉器(简称“痕玉”)属于伊斯兰玉器,其产地包括了帖木儿(Timur)、莫卧儿(Mughal)和鄂图曼(Ottoman)帝国等辽阔的中亚地区。


蒙兀儿帝国叶形盒

“痕都斯坦”玉器从18世纪中叶乾隆时期开始贡入清宫,受到乾隆皇帝的喜爱。乾隆帝为其华美的装饰和精湛的雕工所折服,称之为“鬼工”。


新疆回部羊头瓜瓣杯


印度花边盘


出自西土养在深宫

痕玉最初是北印度地区莫卧儿王国的贵族玉器,因清康熙朝平定西藏后,在中国西南部地区实行的藩王制度需要各附属国进贡珍玩异宝。康熙皇帝的孙子乾隆皇帝是个大收藏家,也是个诗人,与爷爷在艺术上有不同的喜好和追求,更喜欢文玩杂项类的奇珍异宝,求新求异。


印度四瓣花式双柄碗


印度四瓣花式双柄碗

痕玉是当时进贡给乾隆皇帝的御用玉器,乾隆在位的几十年间,痕玉给中式儒教、道教文化的主流艺术体系很大的冲击,这是乾隆一朝兼容并序在艺术上的体现。


蒙兀儿帝国八角形碗

痕玉其数量的稀少和技艺的登峰造极,催生后代模仿痕玉造型的大量出现。对晚清时期的中国工艺风格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痕玉至嘉庆朝便不再进贡。


蒙兀儿帝国嵌玉花八角形盒

由于痕玉无论在中外都是皇家御用领域里璀璨的明珠,存世量极为稀少,所以即使海外回流文物盛行拍卖场的今天,也鲜有朋友推荐其从海外征集回来的痕玉。


蒙兀儿帝国椭圆盒

西方人与国人的审美情趣不同,大多并不认为玉石是多么贵重的艺术珍品,珍藏和重视程度远逊于我们。所以无论是本就在国外传承的痕玉,还是从中国流失到海外的痕玉,大多都没有很好地保存下来。


鄂图曼帝国扭丝纹单柄碗

更多的痕玉保存地点相对集中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国有句俗话“物以稀为贵”,这就使得痕玉亦如“珐琅彩”瓷器一样,每每在拍卖场上都能创造骄人的成绩。


蒙兀儿帝国带镶嵌短剑柄

清乾隆皇帝十分喜爱痕玉,并在很多玉器上加刻御制诗,痕玉从乾隆时期开始成为清代宫廷玉器的重要品种。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今琢玉之巧,以痕都斯坦为第一”,足见其精美。


蒙兀儿帝国单柄壶

从清中晚期开始,除了宫廷以外,民间也逐渐重视“痕都斯坦”玉器的琢制与收藏,仿制的痕玉也逐渐泛滥。据内务府造办处玉器作活计档记载,扬州专诸巷曾仿制“痕都斯坦”玉器进贡。


蒙兀儿帝国短剑柄

痕玉从用料上讲,来自新疆和田地区,玉质以白玉、青玉、碧玉为主,温润而纯净。从器形和纹饰上来讲,体现出典型的伊斯兰风格,器物以实用的碗、杯、洗、盘、壶等饮食器皿及刀柄为主,从纹饰以植物花叶,莨苕、西番莲和铁线莲为主,工艺以薄胎和嵌金镶宝石为特征,称之为“西番作”或“番作”。之前国内文献记载痕玉在器身多镶嵌红、蓝宝石,实为无色琉璃下填涂红、蓝彩,呈现出红、蓝宝石的效果。


蒙兀儿帝国分格盒

据笔者能查到的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官方材料内务府造办处玉器作活计档显示,早在痕玉进贡时期,乾隆皇帝就命令在江苏扬州专诸巷仿制痕玉,新疆的平定和“玉石之路”的开通,也使得大量有品质、有体量的和田玉料进贡朝廷,在和田玉数量和质量有保证的前提下,专诸巷开始仿制痕玉的造型和技艺。


蒙兀儿帝国瓜瓣杯

但是话说回来,抱着摹古的心态去仿制朝廷提供的官方样式,必定要体现皇帝的喜好,不会完全照搬西域贵族喜好的样式,故而仿制的痕玉造型更贴近于满族和汉族的喜好。


蒙兀儿帝国带镶嵌短剑柄

加之官样仿制不追求其经济价值,且乾隆朝琢玉工具非西域小国所能比较,所以在原有的痕玉基础之上,造型和纹样有所创新和突破。正是这些苏州工匠的技艺传承,使得日后仿制痕玉得以在民间推广。


蒙兀儿帝国无柄壶


坊间痕玉多为高仿



中国有个接地气的成语叫“上行下效”,民间的普世价值观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官方的憎恶与喜好,乾隆爷多次在痕玉上錾刻诗文,文人士大夫的推波助澜使得仿制痕玉继往开来。


蒙兀儿帝国可兰经架

清中晚期苏州、扬州琢玉工匠迁京,这些工匠的后代出于生计上的考虑,为民间藏家琢玉当首推自己熟悉和擅长的题材,久而久之其后代们的沿用技艺使北京玉器厂老一辈工匠的传承古法琢玉工艺成为可能。仿制的痕玉,也是因材施技,即上好的玉料雕刻上好的技法,差一点的材料雕刻差一点的技法。


蒙兀儿帝国墨瓶笔室

随着古玩热的兴起和摹古心态的盛行,如今仿制的痕玉多仿其形,罕仿其意,并不突出器物的实用性,工艺方面并不再仿制镶嵌金银丝和红蓝宝石,更愿意仿制薄胎和西番莲纹饰,急功近利,多快好省的思想甚嚣尘上,材质上也由过去采用地方玉仿制转变为成本更为低廉、更易机械化生产的玻璃制品等,但细看其抛光工艺,特别是浅浮雕图案边沿不见其旧有的手动砣痕,取而代之的是电脑排版的网状细痕,抛光工艺也一改过去的手动抛光为如今的机械抛光,加工痕迹明显,“火气”十足,不见岁月和使用痕迹遗留下来的老旧包浆。


蒙兀儿帝国花式盘

低劣的“痕都斯坦”玉器,很快能断定是一件机械制品,现在的人们用现在的眼光去鉴定一件机械制品,远比过去的人们容易得多,其实鉴定古物一样可以逆向思维,与其在新与老的问题上纠结,不如仔细区分机制与手工制品,真可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蒙兀儿帝国花口花蕾形双柄碗


投资痕玉需心眼独到

近年来,痕玉受到玉器收藏界的热捧,市场价格一路走高,拥有良好的市场占有率也是稳定投资品价格的重要指标。“痕都斯坦”玉器世间寥寥,就目前的市场表现来看,痕玉的市场价值还存在很大的上升空间。


印度平口双柄椭圆碗

投资痕玉要心眼独到,许多无良商家以次充好、以假乱真,在收藏时一定要细加甄别。痕玉从材质来讲,基本采用新疆和田玉琢制而成,古法料器、玻璃器做得再好,也没有和田玉温润。


西亚或鄂图曼圆片形单柄盖碗

油腻的肌理比起俄罗斯玉的“白”、青海玉的“水”、韩国玉的“干”,非常容易辨别;从技法来讲,痕玉的共同特点是薄胎;从包浆来讲,老玉必有老玉象,痕玉和清代至民国仿制的痕玉,历经沧桑,风雨侵蚀、手以扶之,会留下自然的氧化痕迹和使用磨损痕迹,就像人穿在身上的衣服一样,自然而不做作;从传承有序来讲,海外回流、名人题记、知名书籍的撰载著录、著名拍卖行的拍卖纪录都能为这件痕玉投资的前景提供良好的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