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鹭岛再见!第三届佛友会暨古代造像艺术精品展圆满落幕
2020年11月13日 来源:


感受古代造像艺术魅力,领略厦门独特自然风情,11月10日-13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古代造像收藏爱好者齐聚厦门磐基希尔顿酒店,共赴第三届佛友会暨古代造像艺术精品展。本届展会由厦门博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慕古雅集·佛友会主办,泰山石化公司、海丝艺术品中心协办,会期4天,广大藏友不仅可以参加古代造像艺术研讨会,学习专业知识,还可以观看历代佛造像精品展,直接上手罕见顶级佛像。联拍在线受邀参与了此次盛会。





和往届佛友会不同,第三届佛友会暨古代造像艺术精品展与厦门博美秋拍同期进行,在拍卖并不密集的11月中旬,相约在气候宜人的厦门,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收藏高手们交流、学习、互动、藏购,再去博美秋拍参与竞拍,说不定能捡漏一尊心爱的佛像,更是人生一大乐事。



佛友会现场








精品一览


17-18世纪喀尔喀释迦摩尼

喀尔喀蒙古造像是指清代蒙古喀尔喀地区制作的藏传佛教艺术,清代敕封哲布尊丹巴活佛,掌管蒙古喀尔喀部佛教史克尔克地区,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教区,该地佛像艺术也因此形成了独特的地方风貌,佛像姿势挺拔,结构匀称,衣饰简洁,气质优雅,铸造精细,具有鲜明而独特的地方特色。此尊造像为17-18世纪典型的喀尔喀释迦牟尼说法像,佛陀螺发高髻,肉髻高耸如峰,绀发壮硕似螺,髻珠高照若日。宽额润颐,福耳低垂,慧目微阖,阔鼻厚唇,静寂肃穆,白毫凸显,呈相威仪,神韵庄严。内着袒右肩袈裟,质感轻薄,衣纹层叠有致,衣缘花纹錾刻精致流畅。宽肩细腰,身躯厚实,挺胸端坐。佛陀以拇指与食指相捻,其余各指自然舒散,以无限慈悲佑护着众生。全跏趺坐于束腰仰覆式莲座上,所穿佛裙亦雕刻精美。边缘饰有连珠纹,粒粒分明,刻划细微,莲瓣饱满立体。鎏金精彩完整,古朴端庄,造型比例协调,虽久经沧桑,但神彩不减,实属难得的佛像艺术佳品。


清代乾隆宫廷自在观音

此件自在观音,双目低垂,面相祥和,发髻高耸,袒上身,通身饰璎珞及臂钏,左肩披羊皮。双足结转轮王坐,左足深屈于内,右足直立,左手持莲于左股之后撑莲座边,右手持药丸,曲肱而安置于右膝上。身姿略倾斜,右舒坐,稍倾于左方,姿态自然优美。下承仰覆莲瓣高台座,莲座底缘呈多层高台,莲瓣小巧饱满,上下对称排列,具有典型乾隆宫廷造像特点。自在观音又称观自在菩萨,是在汉地颇受欢迎的一种观音形式。在事部密续中他是出现在胎藏界曼陀罗的观音院中,密号普化金刚。观自在菩萨,左手持莲花,代表众生自性本来清净的特德,以修行成就来彰显佛智;菩萨的右手安放于膝上,表示普化众生。白色莲花代表清净大悲;“身”有聚集之意。乾隆帝作为长寿的帝国统治者,是虔诚的佛教信徒,也是造诣极高的艺术鉴藏家,他在位时,不遗余力地推崇佛教,办造佛像,仿古在清代乾隆时期盛极一时,此尊造像具有鲜明的造办处宫廷仿古的造像风格,是这一时期极为少见的精品,类似作品可参见大英博物馆收藏。


清代康熙宫廷风格虚空藏菩萨

虚空藏菩萨的梵文为“Akasagarbha”,中文意译为“明星”。虚空”意为大、无尽,“藏”并不单指财富,还包括智慧、功德,所以“虚空藏”是指菩萨的智慧、功德、财富如同虚空一样广阔无垠。佛经中描述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开悟的刹那,抬头一望,见到天上突然有一粒星星飞过。这款星星便是虚空藏菩萨,代表开悟释迦牟尼佛的宇宙智慧。所以整个宇宙的日月星晨、风雨雷电等事物的管辖,归於虚空藏菩萨。虚空藏菩萨更被誉为三世诸佛“第一辅臣”,功德浩荡遍满虚空,智慧无边恒沙难喻,忍辱心如金刚,精进猛如疾风,具足一切三昧。虚空藏菩萨系密教胎藏界曼荼罗虚空藏院之主尊、现图胎藏曼荼罗释迦院之释迦右方胁侍、金刚界曼荼罗贤劫十六尊之一。根据《观虚空藏菩萨》中的描述:菩萨头上戴着五智宝冠,宝冠内有高髻,称为宝髻,这宝髻等於整个宇宙的中心,代表须弥山。虚空藏菩萨身上的配饰繁多,额间白毫嵌宝珠,另有耳环、项饰、胸饰、手镯、脚钏等珠宝,身披天衣,雍容华丽。右手持莲花,莲花中有带焰宝剑。尊上所拿的宝慧剑和宝珠,被众生认为的表示智和福,左手拇指与食指想捻,说法传道,护持众生,结全跏趺坐于双层仰覆莲瓣之上,端庄大气。康熙时期宫廷造像数量不多,但铜质厚重,加工精良,素为藏家所重。这一时期宫廷造像内容单一,以无量寿佛为主,此尊虚空藏菩萨题材罕见,面相慈悲,戴枝叶繁密的宝冠,缀圆形花瓣状精致宝冠,束发缯带在耳后飘起,托珠为饰,胸前饰璎珞项链,珠粒精圆匀称,手镯、臂钏、脚镯均精工细作,堪称完美。所有的花饰部分均嵌各色珠石,衣缘裙边均有细密刻花装饰,更彰显其华丽。无论是面容还是肌肤都透露出年青的气息,胸部肌肉丰满圆润,但匀称有力,腹肌饱满,腰肢柔和,鎏金肥厚,富丽堂皇,令人感受到工匠处理铜鎏金的高超技术同时,仿佛能触摸到年轻的质感和温度,这不仅仅是风格所致,更是一个时代的风貌,堪堪宫廷重器,皇家法度。


十四/十五世纪尼泊尔迦舍末罗风格四臂观音

迦舍-末罗(Khasa-Malla),一个喜马拉雅地区最不为人所熟知的王朝,曾经统治着西藏西部和尼泊尔西部的广阔土地。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迦舍-末罗统治者的先祖来自东北印度,12世纪前路经西藏西部进入了尼泊尔西部的卡纳里盆地(Karnali Basin)地区,建立了迦舍-末罗王朝,并在13-14世纪中叶达到了国力的顶峰。这个王朝虽然短暂,但统治者笃信佛教,并慷慨地赞助佛教艺术,获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因为笃信佛教,迦舍-末罗王朝的统治者邀请加德满都河谷的纽瓦尔工匠前往尼泊尔西部建立作坊制作佛像。13-14世纪正是纽瓦尔工匠广受追捧的时期,故而迦舍-末罗王朝造像的风格,总体上呈现出13-14世纪尼泊尔造像艺术的特征,但也并非完全照搬尼泊尔的造像传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此尊四臂观音造像表面鎏金,金水明亮华丽,从失金处可见铜质呈橘红色,体现了很高的红铜含量,极富时代特征。造像的面部呈现典型尼泊尔13-14世纪造像的甜美特征:额头高而阔,下颚短而圆;双眉在眉心合拢,向两旁扬起;眼距较近,上眼睑于中段处下凹,眼尾变宽收拢;鼻梁高耸而有弧度、鼻头较尖;口小而唇薄。在装饰风格方面,四臂观音的头冠冠叶细小;耳饰呈扁平的圆环状;襦裙的边沿有两圈花纹,其中一圈可见麦粒纹,而造像的手脚整体圆润、短促,富有弹性;在每根手指的两个关节外部、脚趾关节内部都以两条相邻的弧形刻线加以强调;手指指甲向下凹陷。另外,此件造像的绿松石镶嵌也更符合西藏化的喜好,尼泊尔造像并没有表现出对绿松石如此的偏爱,可见其兼容并蓄的时代风貌。纵观种种,此件造像的年代应与迦舍-末罗王朝最鼎盛的时期重合,其辉煌的艺术成就是迦舍-末罗强大国力最有力的证明, 运用纽瓦尔工匠高超的制像技术,在尼泊尔早期马拉王朝造像富丽和甜美的基础上,融合西藏和东北印度帕拉王朝的艺术特点,最终形成了一种独树一帜的佛像风格,为这个王朝曾经的虔诚信仰留下了永远的证明。虽然这个王朝的历史只有非常有限的资料可考,但是通过一件造像耐人寻味的种种细节却可引发观看者无穷无尽的想象。

参阅:艺术史学家Ian Alsop在1994年发表的论文《迦舍-末罗的合金铜造像》。


11-12世纪大理地藏王菩萨

唐宋时期,在云南大理地区出现了南诏、大理国两个相近的地方政权,此时佛教传入云南,并在这里迅速发展起来,尤其是大理国时期,上至帝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皆信仰佛教,大理国的22代君王中,就有7位“避位为僧”。

地藏王菩萨是佛教四大菩萨之一,梵语的意译,《地藏十轮经》形容,地藏菩萨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密藏,所以称之为地藏菩萨,在四大菩萨中以“大愿”著称,据黄春和老师著《佛像鉴赏》一书介绍,地藏菩萨形象流行于隋末唐初,唐代以后开始,已经地藏形貌为标准速,会变成了比丘形像,此尊地藏王菩萨像是南诏晚期大理国早期,早期站像改为坐式像,头戴兜帽,身披通肩袈裟,左手持宝珠,右手作握物状(应为法杖,已佚),自在跏趺坐于圆型台座之上。此尊地藏王菩萨造像造型规整,制作精细,具有典型的中原汉式风格,衣纹富有质感,衣褶线条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优美,衣摆轻柔地垂搭于座面,写实技法高超;造像躯体敦厚,体态匀称,面部与手足的刻画生动写实,然数百年沧海桑田,漆金虽有脱落,饱经风霜,丝毫无损气韵,珍稀之至。


辽代 木胎水月自在观音像 高61厘米

此尊水月自在观音为辽代,菩萨头戴高冠,顶束高发髻,发髻高耸且高贵,类似契丹贵族的头冠,双耳饰有大串的耳环,两耳际有两条发辫垂在两肩,顺两肩垂下后打结,法相慈祥庄严,额现白毫相,双目下视,护佑众生神韵自然流露,仰视者莫不感应其救苦拔难之法力,胸前饰一串联珠式璎珞, 右边天衣飘带自如垂落,胸前和下身的衣纹厚重感中还带有布帛的自如褶皱感,左手倚靠山石,左膝自然平放。右腿立起,右手倚放膝盖之上,呈游戏坐之态,姿态自然闲适,其姿态出色地突现了观音流畅的线条和矫健的身段。难能可贵保留有原始皮壳彩绘,对于研究此类高古辽代木造像具有很重要的学术价值。

游戏坐观音源自麦积山石窟第205窟,于世界各大博物馆为数极为稀少之宋、辽、金水月观音游戏坐相同。水月自在观音盛行于唐代,观音呈自在式坐于普陀山海上之基石,宋朝宋代流行将观音自在式以雕塑呈现,且漆木造像为主流,现今留存至今的极少,世界各大博物馆的雕塑馆有”无宋木不成馆”,就是指辽金宋时期的木造像,其中辽时期的高古木造像更犹为罕见,此尊水月自在观音为其中典范之作。

此尊与金申老师1995编著的《佛教雕塑名品图录》中辽代 观音石雕瑞士瑞特保格博物馆藏 开相五官和宝冠的刻画风格如出一辙,属于同时期的作品,也与山西大同观音堂辽代彩塑菩萨坐像 从开相的脸型、到天衣的线条刻画和整个气息都有吻合之处,作为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