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从18元收购到价值连城,元代蓝釉瓷的国宝之路
2017年02月21日 来源:网络

不久前,扬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再次抓住了我的眼球。从工作人员那里听说了它鲜为人知的故事,虽然被透明的玻璃外罩保护着,周身闪烁的华丽光芒,原来那瓶身的幽蓝不仅传递出它釉色里的美丽,还是在向人们倾诉它的故事。


突然间想起多年前曾在国内遭冷遇的青花云龙纹象耳瓶(一对),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现在这对具有传奇色彩的青花云龙纹象耳瓶正躺在伦敦大维德博物馆里。所幸的是,虽然这件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曾受冷落,但最终还是躺在了家乡的土地上。

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扬州博物馆



无价之宝曾经只卖18元


这件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在民间滚打六百年依然能够保存这么完整,容貌姣好,生命力顽强,牛!太奇葩了,让我忍不住在心里为它点赞,哈哈。


听说这件梅瓶曾是扬州一位机械厂师傅朱立恒先生的家传之物,本来它能继续当朱家的传家宝,谁知在1976年遇地震,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于是为了更好爱它,保护它,这位机械师傅将这件梅瓶送到当地文物商店,开价16元,最终以18元成交。


说到这儿,我都想哭了,虽然当时的“钱”比较“值钱”,也不能把国宝级的文物这样整啊,唉,要是能穿越多好,心痛,心塞,心酸!



没文化真可怕,国宝级文物遭冷!


本来以为这件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换个地儿,苦难就可以终结了,谁知到了文物店更加落寞。


可能当时对元代瓷器缺乏深入的了解和研究,竟然将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误定为清代,悄无声息地被安放在角落里,无人问津,究竟谁能发现它的价值,它的可贵……

故宫藏 元代蓝釉描金折枝花、朵云纹匜



“沉冤得雪”,终成国宝!


听说一次偶然的机会逐渐改变了它的命运,一次,上海市外贸公司的沈胜利先生来到扬州,见到这件蓝釉白龙纹梅瓶,他对梅瓶年代提出异议。随后,引来文物以及中国陶瓷界的大讨论,终于快熬出头了。


真正的机会终于来了,1978年在北京举行的征集文物汇报展览会上,这件霁蓝釉白龙纹梅瓶闪亮登场,不知亮傻了多少人,呵呵,出名了,大家都来研究,最终,霁蓝釉白龙纹梅瓶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评定为国宝级文物,国内外大小博物馆,收藏家都想收藏。


香港一位收藏家出价3.4亿人民币收购,日本愿出3亿美元的价格,巴黎竟然开出40亿元人民币的天价,但都未能如愿。中国的肥水怎能流到别家的田里,最终,扬州博物馆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捷足先登,以3000元价格购得了这只宝瓶。


悬在半空中的小心脏终于落下了吧,虽然在扬州博物馆能看到它,但得知它的成名史后,看着它,也着实捏了几把冷汗,倍加珍惜!



元代蓝釉全世界仅存10余件!


传统蓝釉,以天然钴土矿为着色剂,除含氧化钴外,还含有氧化铁和氧化锰。蓝釉最早见于唐三彩中。但这时还是低温蓝釉,只有绮丽之感,缺乏沉着色调。高温蓝釉的出现是在元代,存世极少,元代蓝釉全世界仅存10余件!


除了扬州博物馆收藏的蓝釉白龙纹梅瓶,其实,另有两件蓝釉白龙梅瓶,一件藏于法国吉美博物馆,另一件为宫中旧藏,存于颐和园。


祭蓝釉白龙纹梅瓶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颐和园藏


解放后杭州出土元代蓝釉爵杯一种,保定市出土元代蓝釉金彩、蓝釉金彩杯和盘各一种,其呈色蓝如宝石,金彩画法娴熟,灿烂的金光与蓝宝石似的釉色呼应成趣,给人以富丽华贵之感,是代表元代蓝釉烧造水平的杰出之作。


元 霁蓝釉描金爵杯




蓝釉金彩月影梅纹杯

河北博物馆




元 蓝釉白龙戏珠纹盘


入明以后,特别是在宣德时,蓝釉器物多而质美,被推为宣德瓷器的上品。至清康熙时,更出现洒蓝釉、天蓝等多种新品种。


明宣德 宝石蓝釉僧帽壶



明嘉靖 霁蓝釉梅瓶


清雍正 祭蓝釉玉壶春瓶


故宫博物院藏雍正天蓝釉釉里红葡萄纹碗一件,是一级文物。将天蓝釉与釉里红融于一体,紫红熟透的葡萄纹在天蓝釉的映衬下,更加红亮透紫,是代表雍正天蓝釉最高水平的精绝作品。

清雍正天蓝釉葡萄纹十楞大碗


元代景德镇制瓷业异军突起,至明清两代更成为全国制瓷中心,并设有御窑厂专烧宫廷御用瓷器。颜色釉瓷器很能体现土和火的艺术真谛,富天然韵致,以其媚人的色彩名世。蓝色的深沉、红色的热烈、黄色的华贵、紫色的神秘,都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