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2.07亿!史上最贵玻璃器诞生,乾隆料胎画珐琅包袱瓶成亮丽风景
2019年10月08日 来源:


2.07亿!在香港苏富比10月8日举行的『有凤来仪』专场上,这件万众瞩目自成专场的清乾隆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天价寻得新主人。


此瓶尺寸大方,属料胎珐琅器中最硕者,且造型独特,雍容华贵,堪称私人收藏清代宫廷艺术品中至宝至珍。昔日恭亲王奕訢府中宝珍,先后收入巴尔(A.W. Bahr)、保罗.白纳德(Paul and Helen Bernat)伉俪典藏,至2000年秋由「乐从堂」主人以当时创纪录价2,400万港元纳入珍蓄,如今得见,诚艺坛美事。


拍前苏富比方面就预料成交价逾2亿港元,包袱瓶果然不负众望,轻轻松松完成这个小目标。

Lot 1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瑯凤舞牡丹包袱瓶


《乾隆年制》蓝料款

成交价:HK$ 207,086,000

估价待询

规格:18.2 公分

来源:

传恭亲王奕䜣(1833-1898年)收藏

亚伯.巴尔(1877-1959年)收藏,上海

保罗.白纳德伉俪(Paul and Helen Bernat)收藏,麻萨诸塞州大波士顿地区布鲁克兰

香港苏富比1988年11月15日,编号75

香港苏富比2000年10月29日,编号2


玻璃为胎,形采包袱,束口皱褶,凸饰红带系结,丰腴饱满。沿边缀小花璎珞,随起伏曲褶而绘,摹拟锦布结集,妙不可言。巧施珐瑯彩,黄地明亮,犹如晨光和煦,祥云中,天凤临,仪态雍容盈万方。飞凤顶红冠,翎毛柔密轻巧,多彩缤纷,描金添饰,细腻入微。曦照下,金翅展,牡丹雏菊丛上飞,翔舞颂升平。鞓红魏紫中,一蕾独含苞,内书「乾隆年制」四字款,佐证御匠神技。



康熙朝玻璃胎画珐琅,所知传世作品仅三件


清代造办处是制造皇家御用品的专门机构。通过查阅档案、研究实物得知,宫廷玻璃胎画珐琅仅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烧造。康雍乾三朝玻璃胎画珐琅,基本收藏在境内外博物馆和私人机构,据不完全统计,北京故宫二件、台北故宫七件、大维德基金会九件(现大英博物馆95号展厅展出)、香港艺术馆一件、美国康宁玻璃博物馆二件、荷兰海牙博物馆一件、香港李先生一件。某拍卖行曾拍卖两件乾隆玻璃胎画珐琅笔筒。


而康熙朝玻璃胎画珐琅,经过多年搜集与调研,目前所知传世作品仅有三件,一为台北故宫收藏,二为荷兰海牙博物馆收藏,三为香港李景勋先生收藏。

清康熙  玻璃胎画珐琅蓝地牡丹胆瓶

高12.7公分

清宫旧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清康熙  御制款玻璃胎画珐琅黄地牡丹花盒

荷兰海牙博物馆藏


清康熙  玻璃胎画珐琅开光四季花卉纹杯

香港李景勋先生收藏



玻璃胎画珐琅烧造成本高,难度大


玻璃胎画珐琅之所以珍贵,传世量少,是与它高难度的制作工艺分不开。在六个材质的画珐琅器中,玻璃胎是难度最大的。


珐琅彩的烧制温度一般在八百五十度左右,这时候壶体与珐琅颜色均已接近熔点,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壶体与颜色更好地结合,但是此时温度的掌控也是很难的,温度稍低,颜色不能完全融化,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温度稍高,壶体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变形,前面所有的工作就前功尽弃了。


而这样的高温烧制要经历不少于五次,每一次都是一种考验。之所以烧制四到五次,是因为每一个颜色珐琅的呈色温度不同,要从高温开始,到低温结束。当时焙烧的燃料是木炭,又没有仪器测量温度,完全凭工匠日积月累的经验,故玻璃胎画珐琅以小件的鼻烟壶为主,而立体的器物,难度更大,故传世品甚少。《清档》中也有烧造失败的记录。



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由造办处玻璃厂制胎,后送至珐琅作由宫廷画师以珐琅彩绘制纹饰,于作坊中烧造而成,无论造形、绘画、尺寸、制作工艺,均拔萃超群,美善卓绝,乃存世料胎画珐琅器中最为重要之例。


本品独一无二,惟有另一相应之器,相同器形与配色,纹饰则相异,应同时所造,递藏历史亦同,1980年代入藏香港艺术馆。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琅龙游花卉包袱瓶
香港艺术馆藏品

香港艺术馆藏包袱式瓶,缀十二螭龙游翔缠枝花卉纹间,乍看似与本品应为成对,二瓶皆以柠檬黄彩为地,乳白玻璃胎,书年款于纹饰花蕾开光内。细观之,与凤纹相应者应为龙纹,非螭龙,且此瓶年款以墨彩书之,落款于瓶背,异于本品之蓝彩,年款书于正面。论其纹饰构图,二瓶差异亦大,龙纹瓶为纳十二螭于一器,构图更见紧密。二器或应出自不同匠人之手。


纹饰精妙,寓意祥瑞,颜值高


包袱,比喻为「包福」,具有吉祥美好之意。做为装饰纹样,在雍正年间流行,乾隆朝亦有包袱式瓶或盒,而包袱作为纹饰比较多见,可见包袱形或包袱纹因寓意美好深受皇家喜欢。

清雍正  彩漆描金包袱式盒
清宫旧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凤舞牡丹纹更是喜闻乐见的吉祥图案。凤是女性的象征,凤作为装饰纹样,在历代文物中均有表现,更多的是与象征帝王的龙纹同时出现,即常见的「龙飞凤舞」。


本品仿效锦缎包覆椭圆形瓶身,瓶口巾褶层叠丰厚,瓶颈粉红袱系柔软飘逸,整体浑然天成,自然逼真。通体在不透明乳白色玻璃上先烧一遍黄色珐琅,瓶体画两条俯身下飞的凤,鹦鹉嘴,丹凤眼,细颈,振翅,羽毛状的尾部向着天空方向飞舞,两支细长的腿甩向左前方。



凤的下方为盛开的牡丹花和一枝雏菊,凤的上方为彩色流云,天女散花般的凤尾在云中飞舞,凤的身上还运用了描金工艺。在绿色树枝处做桃心形开光,内书蓝色珐琅「乾隆年制」。瓶底为温润的乳白色玻璃。整个花纹使用深浅不一的绿色、红色、藕荷色、蓝色绘制而成,再加上富贵的黄色,格外亮丽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