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西泠秋拍:珠玉不取 金银绘之--龚心钊旧藏乾隆御制描金描银紫砂壶
2018年12月12日 来源:

清乾隆 紫砂描金山水方壶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宫廷紫砂传器,属三代时期最精,至乾隆时期达到最高峰。“乾隆帝一生嗜茶,对茗饮用具的考究登峰造极,不仅要求紫砂茶具保留最佳的品饮功效,而且要与官窑瓷器一样,集诗、书、画、印为一体。”

——《故宫博物院藏宜兴紫砂》



12月15日,龚心钊旧藏“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题“御制”二字描金描银紫泥虚扁壶将上拍西泠印社2018秋拍。此壶底部落“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底款,与故宫藏宜兴窑凸荷莲纹壶一致,亦与西泠2015年秋拍之清乾隆·大清乾隆年制款朱泥御制万寿壶底款相同。


Lot 1759

清乾隆 · 龚心钊旧藏

“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

题“御制”二字描金描银紫泥虚扁壶


盒内鉴藏印:龚心钊真赏印(鉴藏印)

木盒题签:乾隆御制戗金砂壶。怀希。

诗文著录:《钦定四库全书·御制诗三集》卷二十一。

说明:龚心钊旧藏,配原装红木盒。

7×15.5cm

估价:RMB 3,800,000–5,000,000


宫廷紫砂,帝王专供


乾隆时期宫廷紫砂展现出与康、雍两代最大的差异性在于其富丽堂皇的装饰风格,戗金、描金、描银等华贵的手法在此时得到了应用,可谓别开生面。


清乾隆 紫砂描金山水方壶

故宫博物院藏


一持“乾隆年制”四字款描金描银御题诗方壶,堪称珍宝,保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壶被认为是乾隆御用描金银紫砂器的标准件。从目前所见传器(包括残器)初步认为:描金描银并落年号款的传器,仅见于乾隆一朝,后世或因国力衰退而不复制作。因此,时至今日,此类宫廷珍品,更是奇货可居,一般藏家不轻易示人。


2015西泠秋拍

清乾隆·大清乾隆年制款朱泥御制万寿壶

成交价: 5,865,000 RMB


三塔寺 · 三过堂 · 三仍在


“御制”、“三塔寺”字样


此壶壶肩以金水书写乾隆御制诗:

积土筑招提,千秋镇秀溪。予思仍旧贯,僧吁赐新题。并落署“御制”二字。

查阅《钦定四库全书·御制诗三集》卷二十一,得乾隆帝诗题与诗句全文:

《三塔寺赐名茶禅寺因题句》

积土筑招提,千秋镇秀溪。予思仍旧贯,僧吁赐新题。偈忆赵州举,《茶经》玉局携。登舟语首座,付尔好幽栖。

自注:三塔寺基旧为潭,不利往来舟楫,唐僧行云积土起塔,呉越名保安院,宋改景德禅寺,又名三塔寺,苏轼三过煮茶。



三塔,是浙江嘉兴史上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目前有实物可以佐证的,三塔最早的形象见于元代画家吴镇《嘉禾八景图》,该画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其中《龙潭暮云》画的是三塔及周围景色,吴镇题《酒泉子》一阙:“三塔龙潭,古龙祠下千年迹… 祈丰祷旱最通灵。祠下暮云生。”并有注云:“在县西通越门外,三塔寺前有龙王祠下,水急而深。遇岁旱则祈于此,时有风涛可畏。”

此后,画家项圣谟、翁雒都曾画过三塔,作品分别藏于上海博物馆、嘉兴博物馆。民国年间三塔的照片甚至上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吴镇《嘉禾八景图》中三塔清晰可见



2018西泠秋拍此乾隆御制砂壶壶身所绘图案


茶禅寺,建成稍晚于三塔,唐代名龙渊寺,五代吴越国时称保安院,宋代改称景德寺。相传苏轼到此地汲水煮茶,故寺中建煮茶亭。这便是乾隆御题诗自注中“苏轼三过煮茶”一句的来历。任杭州通判期间,苏轼三过嘉兴本觉寺,三访蜀僧文长老,三次皆题诗以记。


1860年嘉兴三塔老照片


壬午南巡,乾隆皇帝以苏轼访文长老三过湖上,至三塔寺,煮茶咏哦,御书“标示三乘”匾,题“涌塔同参法华品,试茶分证赵州禅”楹联。

兴之所至,遂御赐寺名“茶禅寺”,又命苏轼与文长老煮茶咏哦公堂为“三过堂”。此壶壶身所著《三塔寺赐名茶禅寺因题句》,与另一首御题诗《三过堂》,被认为是乾隆帝茶禅理念之代表。清代也将“茶禅夕照”列为嘉禾八景之一,流传至今。



《三塔寺赐名茶禅寺因题句》御题诗中最末句,“偈忆赵州举,《茶经》玉局携”,虽没有出现在壶身,但无疑道出“茶禅一味”的茶道机缘。

赵州茶,是中国茶文化史上的一个历史公案,以茶参禅,从谂和尚“啜茶去”的口头禅包涵着几多禅机!乾隆茶诗,多能以茶参禅,从赵州茶而至于赐名“茶禅寺”(三塔寺),中国的“茶禅一味”之说,因此而成为一个正统而又完整的茶禅体系,这无疑是对中国茶文化的一大贡献!



此清乾隆 · 龚心钊旧藏“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题“御制”二字描金描银紫泥虚扁壶,无疑是代表了乾隆所确定的“禅茶一味”的“官方认同”体系难得的实物珍藏!

关于东坡湖上汲水煮茶、与文长老茶话等事,方志亦有记载,却无从稽考坐实。但由于有了苏轼访文长老而三过湖上,加上乾隆皇帝的题诗及赐名改名,三过堂的影响力有了极大的提升,这对于历史文化名人及其佳作的永续传播,乃至对中国茶禅文化的融合发展,实乃一大幸事。



虽然三过堂在近代遭遇战火寇乱,已荒废不存,但苏轼和文长老的佳话仍在流传,而我们从民国大收藏家龚心钊旧藏的紫泥虚扁壶中,还能找回一点历史的记忆,实乃幸甚。


名家递藏,传承有序


珍贵的艺术精品往往有明确的传承。此件清乾隆·“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题“御制”二字描金描银紫泥虚扁壶,为清末著名外交家、收藏家龚心钊旧藏,附原装题签红木匣盒,后又传为美国著名收藏家叶万华递藏,可谓脉络清晰,传承有序。



龚心钊是清代最后一任科举考官,光绪年间出使英、法等国,清末出任加拿大总领事,是清代著名的外交家。龚心钊平生笃好文物,潜心研究,因此他收藏的文物,精品颇多。如秦商鞅方升,战国越王剑,宋代米芾、马远、夏圭等名家书画,宋汝窑盘,以及时大彬、徐友泉、陈鸣远、陈曼生等制的紫砂壶。

他所藏印章,既丰且精,有自战国至六朝的铜、玉、石的官、私印章2000余方。1960年,龚心钊的后辈将珍藏的500余件文物,捐献给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受到市人民政府表彰。



汪文柏《陶器行赠陈鸣远》中云: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说的应是顶尖的宜兴紫砂器物绝非珠玉之物可以相媲美。珠玉不取取砂土,金银绘之自有神,清乾隆 · 龚心钊旧藏“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款题“御制”二字描金描银紫泥虚扁壶当是其中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