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4.64亿,苏轼旷世杰作终易手!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寻
2018年11月26日 来源:


11月26日晚,佳士得香港『不凡- 宋代美学一千年 (晚间拍卖)』专场于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呈献逾20件横越千年的中国艺术作品,展示宋代文人与别不同的不朽美学风格及其影响。



万众瞩目的苏轼珍稀墨宝《木石图》经过多番激烈竞价,最终不负众望,以463,600,000港元天价寻得新主人。

这件跨越千年历史长河的旷世绝作自上个世纪初流入东瀛后便下落不明,如今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吸引了无数关注目光。


Lot 8008

宋 苏轼 《木石图》


水墨纸本 手卷

画长 26.3 x 50 cm

画连题跋长 26.3 x 185.5 cm

全卷连裱共长 27.2 x 543 cm

刘良佐、米芾、俞希鲁、郭淐题跋

鉴藏印共四十一枚

估价待询

来源:

日本私人收藏

阿部房次郎爽籁馆旧藏


元 趙孟頫 《画苏东坡像》局部


在世界艺术史上,《木石图》代表了一个惊天动地的转折点。苏轼用简洁、掌握良好的笔法,探讨绘画表达创作者于精神上和自然间交流的能力。他认为水墨画应是一个画家具体化其道德人格的过程。而千年之后,苏轼的创作过程仍然是显而易见。我们从扭曲结实的树干、细心描述的石头轮廓、还有如液体般柔软的新生竹叶中,都可以看到他的笔触。相较之下,画院绘师记录下的,为眼前之花花世界;《木石图》却能带领我们进入画家的心灵。

在画作之后,有着历代鉴赏家和收藏家所书之题跋。而在众多名人雅士的墨迹中,苏轼的挚友米芾当是最具盛名之人。米芾简短的题跋,似乎在回顾苏轼的一生、苏轼晚年倾于自省的状态、以及他们意义深远的友谊之重要性。而米芾连绵起伏的笔触和他细心平衡的字形与规律,也足以让他所书的题跋称得上是一幅独立杰作。苏轼与米芾的相知相惜,可从他们这两幅配在一起的杰作略知一二。苏米合璧,不仅突显了这幅画历史上的地位,也标志了世界文化中的光荣一刻。



「公认不超过3件的苏轼传世作品」之一


在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中,苏轼是最富盛名与影响力的文人之一,其诗词文学流传千古,历久弥新。现今留存的苏轼手迹书法,包含《寒食帖》和两首前后《赤壁赋》,为历代皇室或私人珍藏,故不同于其他中国早期文学家,苏轼的文学遗产具有独特的视觉性。


苏轼《寒食帖》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品


苏轼《前赤壁赋》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藏品


而流传有绪、风格可信、公认为真迹的画作只有两三幅,其中《木石图》为唯一私人收藏的珍稀品。该作是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在(今安徽省)萧县圣泉寺所创作的一件纸本墨笔作品。


苏轼《潇湘竹石图》局部

中国美术馆藏


根据美国史丹佛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孔子学院汉学讲座教授艾朗诺(Ronald Egan)所述,苏轼擅于在“严肃”的文体中巧妙地融入戏谑与幽默,这样的文笔特质在他之前的中国文坛中十分罕见,其轻松诙谐的创作风格也是他的作品引人瞩目的原因。然而,也正是此特质,使他卷入北宋新旧党争之中。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的乌台诗案为苏轼仕途生涯的转折点,虽得以免死,却面临贬官外放至穷乡僻壤的黄州(今湖北省黄冈市)、惠州及海南岛的命运。于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在常州病逝于北还途中。苏轼仕途坎坷,但其作品中所透露的坚韧精神,以及为官清正、为民兴利除弊的政绩,其人格特质使他时至今日依旧为全球华人所敬重与欣赏。


杭州苏东坡纪念馆

 

曾任职于北京故宫、并曾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及北京大学历史系的中国视觉文化史学家姜斐德博士(Alfreda Murck)则就《木石图》提出以下观点:


《木石图》上的方篆印“思无邪斋之印”


1、北宋时期绘者鲜少落款于作品上,《木石图》亦不例外,但此作中一方篆印——“思无邪斋之印”说明了本作品约莫创作于1090年代中期,苏轼花甲之时。“思无邪斋”为苏轼贬官至惠州时之书斋名。


2、作品中米芾题跋之墨迹与同时期之真迹十分相似,题跋之年代亦与苏轼开始使用“思无邪斋”名其书房的年代相符合。



隐匿80年的重磅古画


长久不知去向的历程,为《木石图》覆盖了一层神秘面纱。其踪迹据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板仓圣哲教授(Itakura Masaaki)研究,近代著录中对《木石图》有详细记载者,为知名古书画鉴定家张珩(1915-1963)所著的《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然此著录所参照的并非原迹,而是日本出版之珂罗版印刷品,且为“爽籁馆藏”,故可知《木石图》曾为日本大收藏家阿部房次郎(1868-1937)之藏品。


《木石图》珂罗版印刷本


阿部房次郎曾频繁造访中国,慑服于中国丰厚的文化内涵,同时目睹当时中国的动乱波及至艺术文物,深刻体认保存东方文物的重要,故响应京都汉学界领袖内藤湖南(1866-1934)的号召,开始大量收藏中国古代书画名品。据张珩记载:“此卷方雨楼从济宁购得后乃入白坚手,余曾许以九千金,坚不允,寻携去日本,阿部氏以万余得去。”可知张珩曾试图向白坚购入《木石图》而未得之经过。


阿部房次郎


徐邦达、傅熹年、杨仁恺、薛永年、周积寅等学界先进的书籍与论考,透过日本珂罗版作出的评定,均认同《木石图》为苏轼唯一的亲笔绘画,赋予其凌驾于其他传苏轼画作的高度评价。板仓教授认为,从《木石图》原迹画面上层迭的淡、中、浓墨变化分明,营造出物体的立体感与远近感,与宋代绘画风格相近,故将《木石图》视为传达苏轼自身与众人所形塑的“典范文人形象”的现存唯一绘画作品,应是无庸置疑。



《木石图》题跋及钤印


钤印

苏轼:思无邪斋之印

米芾:文武师冑芾章

王厚之:王厚之印、复斋珍玩、复斋、复斋□□

杨遵:杨遵之印、左亭子孙、宗道画印、杨宗道、海岳闇主

俞希鲁:适量斋

沐璘:黔宁王子子孙孙永保之、继轩、沐璘廷章

李廷相:双桧斋鉴定真迹

其他:清白传家、一印漫漶


刘良佐题跋

润州栖云冯尊师,弃官入道,三十年矣 ! 今七十余,须发添黑,且语貌雅适,使人意消。见示东坡木石图,因题一诗赠之,仍约海岳翁同赋,上饶刘良佐。

旧梦云生石,浮荣木脱衣。支离天寿永,磊落世缘微。

展卷似人喜,闭门知己稀。家林有此景,愧我独忘归。

钤印

刘良佐:良佐

王厚之: 临川王厚之顺伯父印、临川王厚之顺伯复斋石刻永宝


米芾题跋

芾次韵

四十谁云是 , 三年不制衣。贫知世路险 , 老觉道心微。

已是致身晚 , 何妨知我稀。欣逢风雅伴 , 岁晏未言归。

钤印

王厚之:复斋之印、复斋、王氏复斋家藏□不□尚友千古、顺伯、王厚之印

杨遵:杨遵之印、杨宗道、杨遵私印、浦城杨文公字宗道斋图书印

俞希鲁:适量斋

沐璘:继轩、沐璘廷章、继轩、沐璘廷章、继轩、沐璘廷章

李廷相:濮阳李廷相双桧堂书画私印


俞希鲁题跋

余读庚子山枯树赋,爱其造语警绝,思得好手想象而图之,卒不可遇。今观坡翁此画,连蜷偃蹇,真有若鱼龙起伏之势,盖此老胸中磊砢,落笔便自不凡。子山之赋,苑在吾目中矣 ! 上饶刘公,襄阳米公,二诗亦清儁,而米书尤遵媚可法,皆书画中奇品也 ! 宗道鉴赏之余,书以相示,因以识余之喜云。京口俞希鲁。

钤印

俞希鲁:适量斋


郭淐题跋

苏长公枯木竹石米元章书,二贤名迹,珠联璧映,洵可宝也 ! 玄览楼。万历甲寅端阳又二日识。

钤印

郭淐:郭淐之印、原中氏


- 请横屏欣赏《木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