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2017:中国民营资本将全面落地艺术行业
2017年12月26日 来源:

距离2017年收关只剩两个星期的时间节点,中国近代书画家齐白石作品《山水十二条屏》在北京保利夜场拍卖会以约合1.42亿美元的成交价,闯入全球艺术品“一亿美元俱乐部”,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上榜的亚洲艺术家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在此之前,该俱乐部共有33件绘画作品和2件雕塑作品(纳入CPI和通胀率调整计算,下同),艺术家成员诸如伦勃朗、莫奈、梵高、塞尚、高更、克林姆特、毕加索、德库宁、波洛克、罗斯科等,星光熠熠,无一例外都是西方美术史的坐标人物,也是半个世纪以来纵横欧美艺术品市场的硬通货。

至于上个月才刚刚被中东买家以4.5亿美元俘获的《救世主》,空降俱乐部头把交椅的达芬奇,更凸显文艺复兴巨匠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

莱昂纳多 · 达 · 芬奇《救世主》


一亿美元倶乐部

而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起起伏伏发展二十多年来,虽说增速可谓一骑绝尘,但即便是在数字泡沫最盛的2011年——中国一度以超四成的全球艺术品市场交易份额“遥遥领先”于美国和英国,也尚未真正打破过欧美主导了两三百年之久的全球顶级收藏秩序。

这一秩序的建立,既关乎世界艺术史的话语权,更检验一个艺术品市场的结构配置是否均衡,鉴定评估是否规范,学术研究是否严谨,信用体系是否完备。观察《救世主》成交之前的市场数据不难发现,全球最贵艺术品排名前六位都是在最近几年里通过私恰等渠道完成交易,而非单一拍卖形式,即可说明艺术品市场的信心指数与健全机制的紧密关联程度。

贾科梅蒂《指示者》

2017年岁末,携《山水十二条屏》加入的齐白石,在他前面有雷诺阿、弗兰西斯 • 培根和贾科梅蒂,紧随其后的是蒙克,排名全球第20位(若单计拍卖成交结果,则位列第8)。当一亿美元俱乐部里史无前例地出现东方面孔,或许也是亚洲新兴资本与机构藏家试图建立市场新秩序的某种前兆。目前,该作品的后续交割状况尚不得而知——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史上成交价格最高的几件作品里,至今仍有买家未清款项导致交易搁置的案例,不止是书画,也包含其他类别标的。

此外,学术界围绕齐白石这套1925年创作的书画作品,能否代表艺术家本人或是其他中国艺术家的巅峰成就率先进入一亿美元俱乐部的讨论,也可留待时间检验。

此举重大意义在于,捅破了国际收藏顶层的窗户纸,以及未来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

赵旭

12月17日,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周日,《山水十二条屏》开槌当晚,保利拍卖负责人赵旭曾向媒体透露:“竞买的几乎全是国内藏家,有近十个人办理了竞买该作品的特殊号牌,这些藏家几乎都有自己的民营美术馆。”而举牌至最后一刻的买家,也被官方证实来自中国内地。


民营美术馆全面落地

这段关于买家构成的表述,实则还传递了另一个关键信息:民营美术馆。半年前,我曾在《中国艺术品市场新拐点到来了?》一文中预测,经历了长达5年的调整期,艺术品若能在满足收藏、投资的基本功能外,解决金字塔尖购买群体对于抵押、融资、提升影响力等纬度的诉求,将会是市场新一轮上涨拐点到来的关键。从2016年秋拍出现回暖迹象开始,虽然市场中坚力量疲软的问题未见缓解,但各主要指标拍卖行在2017年秋拍刷新的多项拍卖纪录,创下2012年以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单季最高成交额,无疑进一步验证了这一趋势判断。

究其驱动因素,陆续返场的民间资本功不可没,而集中选择民营美术馆项目发力,已成为民间资本提升企业品牌形象和获取政府政策倾斜的最佳途径之一。

刘益谦与王薇夫妇

以刘益谦与王薇夫妇经营的龙美术馆为例,依靠在国际艺术品市场高打高举所累积的文化品牌知名度,仅用5年时间,先后在上海浦东区、徐汇区设立了两座标志性场馆,并将分馆成功复刻至另一座直辖市重庆,位于华中地区要塞的武汉分馆也在建设当中,双量并重的扩张速度,已然成为中国民营美术馆建设的当代范本——当各地政府不断加大对文化产业的政策供给力度以响应中央号召时,艺术品显然成为以小搏大的资本运营工具。

到2017年,更多的重量级民营美术馆相继建成,标志着中国民间资本全面落地艺术行业的大幕拉开,堪称该年度影响力最为深远的集体艺术事件。

任仁发 五王醉归图卷

曾于2016年末的保利秋拍夜场以超过3亿元人民币买下元代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的苏宁环球集团,凭借不到两年时间在拍卖市场斩获超过十件单价破八位数的古代及近现代中国书画作品,顺理成章地成为此轮民营美术馆建设新浪潮的领军企业之一。

11月25日,筹建数年的苏宁艺术馆落成之时,也正式揭开了多件创造拍卖纪录的艺术品最终归属:从元代吴镇《野竹图》、赵雍《前浦理纶图》,清代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袁江《蓬莱仙境十二条屏》,到近代张大千《羲之换鹅图》、傅抱石《郑庄公见母》和《风光好》,足见苏宁艺术馆在古代及近现代书画领域的纵深布局。

据苏宁环球集团董事长张桂平介绍,首展包括15件国家一级文物在内的400多件艺术品,只是企业收藏的一小部分,目前苏宁艺术馆的整体馆藏已达3000件。

苏宁艺术馆

作为南京企业家代表,张桂平并未将新馆建在家乡。在他之前,曾有另外一位南京著名收藏家、天地集团董事局主席杨休的长风堂博物馆,便坐落在南京市中心玄武区。张桂平此番选择了更具国际视野的上海,为苏州河畔添加了一处文化新地标。

与张桂平一样将企业民营美术馆落地上海的,还有澳门宝龙集团董事长许健康。

就在齐白石作品进入一亿美元俱乐部当晚,另一位中国近代艺术家李可染的作品《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也以1.78亿元高价成交,据传买家正是宝龙集团。当然,真正令宝龙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声名鹊起的举动,是其在市场低迷之际以1.29亿元竞得黄胄《欢腾的草原》,也是2013年度全球唯一一件过亿元成交的中国书画作品。

此外,2016年末以1.96亿元拍下的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时列史上第二拍卖高价的齐白石作品,也令宝龙再度回归舆论中心。

李可染 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

齐白石 咫尺天涯—辛未山水册 册页 (十二开)

占地面积达23000平方米的宝龙美术馆于11月18日举行了开馆仪式,成为上海闵行文化公园内首家开业的文化机构,其中“一号展厅”的螺旋上升长廊与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颇为相似,白色的圆形展厅成为开幕当天观众自拍出镜率最高的景点。

与苏宁艺术馆侧重古代与近现代书画不同,宝龙美术馆的触角还延伸至当代艺术,透过“寻脉造山”的主题,展出了包括蔡国强专门为其打造的《天梯》在内,近百位当代艺术家的300多件艺术作品,涵盖绘画、书法、雕塑、影像等多种媒介。

宝龙美术馆

与早年部分商业地产以美术馆之名“圈地、盖房、要政策”的粗放经营不同,以苏宁和宝龙为代表的企业,通过专业场馆和持续性展览,将过往秘不示人的艺术收藏面向公众传播普及,更多地承担起全民美育的社会责任。上述两家的案例,仅仅是2017年中国民营资本全面落地艺术行业的一个缩影。在即将翻页的2017年,还有许多类似积极的强烈信号在释放,同样以下半年为例:

9月20日,从温州走出来的民营企业家郑好在上海创建了亚洲第一家“夜间美术馆”昊美术馆,每晚10点闭馆的新举措,令市民及学生在工作学习日参观艺术展成为可能。开馆展“宣言:朱利安•罗斯菲德”,是这位德国影像艺术家近年来在中国举办的最大规模个展,也体现了该馆国际策展团队的专业水准。

昊美术馆外景

9月25日,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的松美术馆在北京顺义低调开张。这里曾经是他的私人马场,场馆周边挺立着199棵古松,在狭长的院落延伸舒展,借用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在现场的一句话形容,观众走进美术馆的过程体验,就像是一幕唯美的电影长镜头。开馆首展“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明星展品是王中军收藏的几件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大师杰作,如2014年以6176.5万美元买回的梵高《雏菊与罂粟花》,2015年以2990万美元拍下的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等。

当然,主体陈列多为他早期收藏的中国20世纪学院艺术及85后当代艺术精品,五六年前,我曾在其银泰中心高层公寓的家里见过部分佳作。

盘发髻女子坐像

10月25日,第四届嘉德 • 典亚艺术周(GFAA)在位于王府井大街一号的嘉德艺术中心开幕。中心毗邻中国美术馆,与故宫博物院并构文化黄金三角区。在这座由德国知名设计师奥雷•舍人(Ole Scheeren)全新打造的大楼里,集合了艺术品展览、拍卖、仓储、公共教育和酒店会议等功能,作为北京市东城区政府重点推进的文化建设项目,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首都文化新地标。嘉德艺术中心的实际运营和管理由泰康人寿第一大股东嘉德投资控股负责,掌门人寇勤,此前曾担任嘉德拍卖高管长达20余年。

9月某一天,我到试运营期间的嘉德艺术中心参观,记得抵达大楼顶部时,寇勤抬起右臂指向东面的北京第一高楼,528米高的中国尊,难掩激动地说:“建设中的泰康人寿新楼就在它的附近,未来,泰康美术馆将会在CBD落成。”

嘉德艺术中心

2017年,新的民营美术馆不断落地,原有的民间非盈利艺术机构也开始透过一系列学术建设和创意策划,加快改革和建设步伐:作为今典集团旗下的艺术产业,同时也是中国最早规范化运营的民营美术馆之一,2002年成立的今日美术馆,在7月17日全新推出“未来馆”,将装置艺术、实验音乐、空间交互等前卫艺术门类面向公众开放;投入数亿元经费建设、2015年对外开放的天庆博物馆,在2016年末入选甘肃省第一批文化遗产名单后,2017年继续追加收藏预算,天庆房地产集团总裁兼博物馆赞助人韩庆6月才以1.87亿元竞回傅抱石《茅山雄姿》,12月又以1.91亿元斩落元初书法家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武汉光谷联合集团董事长黄立平2014年创立的武汉合美术馆,继上一年度的方力钧个案研究,在12月1日又推出了艺术家徐冰同名大展,这也是徐冰艺术创作30多年来作品首次在中国完整呈现。

赵孟頫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美术馆建设热潮,也有紧盯艺术品一级市场的民间资本开始行动,加强与地方政府的沟通合作,纷纷抢滩艺术博览会高地。比如12月8日在北宁公园启动的首届“艺术天津”博览会,发起人是福莱特投资管理集团总经理李云飞;再如计划2018年登陆北京的ART 021艺术博览会和登陆成都的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背后运作力量也都以民间资本为主。

可以预计,如果国际经济低迷、投资渠道狭窄的状况在未来一年里持续,还将会有更多民营资本选择将艺术品作为企业投资、风险转移的重要资产配置手段。即意味着2018年,更多民营资本尝试进入艺术品市场,而民营资本借助美术馆或博览会等公益项目布局艺术行业的做法,或在几年之内趋向常态化,并由此倒逼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结构调整和升级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