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 注册 服务热线:400-608-1178

信息详情 INFORMATION DETAILS

关税降低至3%,海外购画能省多少钱?
2017年02月13日 来源:雅昌艺术网

   

   近日,中国海关总署发布《关于2017年关税调整方案》的公告,内容指出: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审议通过,方案中对822项进口商品实施暂定税率,其中97011019(油画、粉画及其他手绘画原件)、97020000(雕版画、印制画、石印画的原本)、97030000(各种材料制的雕塑品原件)三个税则号的关税暂行税率再次降至3%(正常税率为12%,2012-2016年暂调至6%)。调整自2017年1月1日起实施。据悉,艺委会将在2017年尽最大努力就17%进口增值税开展协调工作。

  国内艺术品关税政策在近几年来有过几次调整。5年前的2012年,曾将艺术品关税从12%降至6%;5年后又再次下调至3%。和上次大幅下调6%时相比,此次下调并未在艺术圈引起很大反响。因为在3%的艺术品进口关税之外,高达17%的增值税依旧是“不可承受”之痛。但考虑到当下艺术市场的环境已不同于5年前,从长远来看,此次关税降低的调整依旧具有一定的意义,或对未来艺术品市场产生一个导向的作用。

降低关税 一笔实实在在的账

  2015年,刘益谦在纽约以10.8亿元拍得莫迪里阿尼的名作《侧卧的裸女》,创下世界艺术品拍卖第二高的纪录;2014年11月,王中军在纽约以3.77亿元购得梵高名画;2013年11月,万达集团的收藏团队以1.72亿元买下毕加索的《两个小孩》;2013年,郑华星在香港苏富比(微博)以2.3644亿港元拍得一尊明永乐佛坐像;2013年11月,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购得毕加索代表作之一《两个小孩》……

近年来,不少国内大藏家在海外拍卖会上出手,将昂贵的西方艺术品收入囊中。如果以2015年刘益谦花10.8亿元购买的莫迪里阿尼的作品为例,在此次关税未降低之前,他要将这幅作品带入国内,将面临的税金为:10.8X6%=0.648亿元,再加上17%的增值税,总税金为:(10.8+0.648)X17%+0.648=2.594亿元,相当于作品总价的24%(不包括运费及保险费用)。在降至3%之后,税金约为2.2亿元,虽在比例上微乎其微,但从总价上减少了将近4000万,可见即使小幅度关税下降对税金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除了在拍卖会上出手,近几年来,不少国内藏家也在海外艺博会上购买西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尤其是过去的2016年,比如刘益谦在6月份的瑞士巴塞尔购买了一幅格哈德·里希特的巨幅最新数码艺术作品;陆寻的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也在巴塞尔上购买了一件赫南·巴斯的作品《Pinkplastic lures》,据了解,该作品将作为巴斯个展的一部分于2017年春季在该馆展出,若是如此,美术馆将不得不为这件作品支付高额的关税。


除了在海外艺博会上的出手,2016年的上海两家艺博会:西岸与ART021,吸引了许多国外大画廊的参与。比如西岸艺博会,国外的参展画廊数量首次超过了国内。且他们带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作品也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像泰勒画廊的肖恩·斯库利、阿历克斯·卡茨;卓纳画廊的奥斯卡·穆里奥;还有豪瑟沃斯画廊、佩斯画廊、白立方画廊、艾斯特·施佩尔/乔能画廊等,都在艺博会上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且据这些画廊介绍,许多藏家都来自于中国本土,因此,为了促成销售,不少国外画廊会主动承担部分关税,或者将税金直接算在作品的价格上再给予优惠。像Photo Shanghai艺博会,不少国外画廊的作品就直接标明的是加税之后的价格。

作为“双刃剑”的艺术品关税

  由于目前国内关税的问题,一方面阻拦了海外文物的回流以及上述国内藏家的高价名画入境;另一方面,也限制了国外艺术品进入国内自由交易,在当下国内艺术品市场还未形成较强竞争力之前,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自我市场保护的作用。

  在拍卖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刘双舟看来:“影响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诸多因素中,税收是影响中国艺术品市场国际竞争力的首要因素。由于2000年之前,我国的艺术品市场非常不发达,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艺术品进出口量非常小,艺术品并未作为一种特殊的税收对象对待。但随着之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交易额前三的国家,艺术品关税所带来的问题便逐步显现。目前我国是世界上艺术品进口关税最高的国家。高昂的税收成本一方面加大了规范经营企业的成本,另一方面滋生大量偷税逃税行为,导致艺术品地下交易活动猖獗,增加了规范市场的难度。由于准确的市场交易数据无法统计,致使政府无法制定科学合理的指导性政策。”

刘双舟所指出的问题在实际操作层面显而易见。比如不少人在国外购买的书画或是小件的器物并不会报关,而是直接以随身行李入境。但对于在国外购买的大件油画或雕塑等作品,要带入关则是不可能的。正因此,国内藏家在国外购买不少高价艺术品便直接将作品存储在国外的家中。比如王中军,他在美国的豪宅,就挂着不少他从拍卖会上拍下的作品:从毕加索到梵高等;还有一部分则选择将作品放置于国内的保税区内,比如刘益谦,曾花2.81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拍下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被放置于上海保税区。当需要把玩欣赏或展览时,再暂时从保税区内借出来。但储藏费、保险费、以及借展时的运输费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目前来看,关税降低至3%可能对海外文物回流,以及高价名画入境不会带来直接的影响。但从政策导向来看,可能对海外机构进入国内交易艺术品是一个向好的信号。近几年来,国内艺术品市场不仅份额逐渐扩大,且在金融危机之后也开始慢慢站稳脚步,尤其从2016年一、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国内市场正呈现向好趋势。我们看到,在此次艺术品关税未降低之前,已经有不少西方画廊进入国内参加艺博会,进行艺术品交易。对他们来说,目前艺术品关税的降低至少表明在政策方面的一个导向:从6%降至3%花费5年,也许从3%至0关税是指日可待的,17%增值税的调整也是值得期待的。因此为了之后的市场份额,也许会有不少国外的机构或画廊在此时提前布局,这无疑将对之后国内的一级市场带来影响。


作为北京新一届画廊协会会长,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谈到了他的担心:“从画廊经营的角度而言,很难说关税降低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一方面关税降低意味着一些画廊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门槛降低了,假如国际上一些非常重要的画廊进来,对中国画廊、一级市场还是会形成很大的竞争力的。当然从另一方面也会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国外的画廊进来,至少会促进本土画廊更快速地做好准备,做好抗风险的能力。”

  “因此,蜂巢决定在今年3月份开设深圳的分支机构,在上海我们也在寻找合适的场地,这样的多方布局就是希望让自身变得更强大,以迎接未来的挑战,尤其是未来跟西方大画廊之间的竞争。”

  就海关总署发布的公告来看,未来艺术品关税的变动是可以预期的。尤其是公告中所指出的“尽最大努力就17%进口增值税开展协调工作。”这也意味着未来中国的艺术市场所面临的挑战不仅是自身之间的,也会是更加国际化的。

  不少市场资深人士认为:“税率的降低将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的活跃度将增强,不仅仅意味着中国对于艺术品对外交流的放松管制与鼓励,同时外来艺术品进口也有松动的迹象,将进一步刺激艺术品以及相关领域。”

  在资深艺术品市场经纪人林松看来:“关税降低了,竞争肯定也会随之到来。有竞争也会有合作,国外在艺术品经营、管理上的优势相应地也会提升国内的市场。目前来看,世界上没有一个机构会忽略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国内的拍卖行与画廊其实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主动开始布局,比如保利拍卖,已经在全国多个地方举办拍卖会,并且在上海的拍卖开始拍毕加索、莫奈、高更等现代艺术大师了。还有包括匡时、嘉德也都在香港有分支;国内画廊方面,我们已经看到包括蜂巢在内的选择在北京或上海、深圳、香港等地开设分支,正在往更强更大的画廊上前进。”

  在经营了十多年“艺术北京”的创办人董梦阳看来:“国内十多年的艺博会发展历程很大程度上只赚取了人气,距离真正的市场繁荣还有距离。个中原因除了艺博会本身的水准,本土收藏主体的欠缺等,艺术品关税高门槛也是一个关键的因素。”

  100多年前,美国在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下也曾对艺术品实施高额的关税政策(从25%-40%不等),但在艺术家、收藏家、博物馆馆长、艺术评论家等的呼吁下,近半个世纪之后,美国实施艺术品零关税政策,并帮助其成为了艺术市场最繁荣的国家。

  虽然关税降低是一个复杂的工程,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变化,目前来看,国家在大力鼓励文化艺术产业的发展,未来艺术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在关税政策进一步松动后,也许国内藏家会更自由的选择西方的艺术,国外的机构也会进来占有国内的市场,这其中虽会形成优胜劣汰,但大的艺术品市场繁荣也是值得期待的。